书朋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555 保或不保,明深抉择(一更)
  一场上门女婿为豪门妻子背锅的大戏?

  这条评论成功引起了网友的关注。

  【他老婆谁啊?坐等科普。】

  【知名地产公司,划重点:知名!】

  【LMX啊,只能帮大家到这里了。】

  【为什么要用缩写?名字不能提吗?】

  【资本玩家、地产巨鳄,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你跟我,还是缩写保命。】

  【那她就更可疑了!试想一个上门女婿哪来这么大胆子作奸犯科?如果不是有人撑腰,又或者根本就是个工具人,身不由己,他用得着冒这个险吗?】

  【这年头资本家找替罪羊不是很常见吗?大惊小怪。】

  【有什么不敢说的?LMX就是楼明心,我就说了,有本事她顺着网线来碾死我啊!切~】

  ……

  孟知儒事件起初是从小众论坛传到朋友圈,只在都市白领一行被围观,后来又让好事者捅到微博上,彼时已经入夜。

  经过几个小时的酝酿和发酵,时近凌晨才彻底爆开。

  而在这之后,#楼明心#三个字悄悄爬上榜单。

  彼时,大多上班族已经睡熟,富豪精英要么开启养生模式,要么还在风流快活,总之,网上的动向他们一无所知。

  因此——

  董事会安静无声。

  楼氏公关部也毫无应对。

  这就导致热搜没人压,“楼明心”三个字全网挂。

  彼时,这位当事人正躺在某酒店的按摩浴缸里,一边泡澡,一边品酒。

  从派出所离开之后,楼明心很快平静下来。

  如今,孟知儒已经是枚废棋,彻底没有了利用价值。

  他那些海外资产也被警方冻结,就剩一个空壳公司,短短一天人去楼空。

  至于接下来的庭审,楼明心不准备帮忙,反正孟知儒必死无疑,她也不用担心会被报复。

  既然已经撕破脸,那不妨再绝情些。

  只要消息不走漏,瞒过广大股民和董事会,那孟知儒这件事对她来说,就没有任何损失。

  “楼总,洗好了吗?”男人低缓温柔的嗓音自浴室外传来。

  楼明心啜了口红酒,懒声道:“进来吧。”

  ……

  第二天楼明心睡到自然醒,蚕丝薄被滑到胸口,露出性感的肩头。

  “楼总,您醒了?”男人撑着头,含情脉脉地看她。

  正当气氛逐渐火热,两人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一阵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搅乱了旖旎。

  是秘书打来的。

  “喂?”楼明心语气不好。

  “楼总,出事了!”

  一刻钟后,楼明心匆忙走出酒店,她戴着墨镜,包了头巾,向来讲究的她此刻披头散发,领口也皱皱巴巴。

  司机已经停在路边等候多时。

  “去公司,快点。”

  “是。”

  途中,楼明心拿出手机,点开微博,进入热搜榜单,第一条就是她的名字,往下#楼氏集团#也跟着上了热搜。

  司机见她不仅手抖,浑身都在打颤,担忧道:“小姐,您还好吗?”

  不知过了多久,后座才传来女人故作平静的回应——

  “没事。”

  可那些谩骂与诋毁,羞辱与讥讽,全都被她看在眼里。

  竟然还有人怀疑孟知儒帮她顶罪?简直荒谬!

  可这么说的不止一个两个,当声音越来越大,就会变成一种风向把更多人卷进来。

  到时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不行,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她必须做点什么。

  通话结束之后,楼明心立刻打给公关部——

  “你们干什么吃的?!事情闹了一夜,现在才发现,公司养你们有什么用?”先劈头盖脸骂完再说。

  接着,“听好了,我只讲一遍。现在立刻给我撤热搜,不管花多少钱,先把网上那些胡言乱语压下去;然后,你们着手草拟一份澄清声明,适当的时候挂到官网上,倘若有必要,也可以找法务部开具律师函;最后,转告风控部,让他们把公司股价给我盯紧!”

  “可是……”

  “没有可是!按我说的做!”

  公关部经理只能咬牙应下。

  他想说的是,现在舆论已经成形,如果强压只怕适得其反。

  可楼明心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经理只能咬牙忍下,按她说的去做。

  但愿有效吧……

  上午十点,车停在楼氏集团大门口。

  彼时,楼明心已经整理好自己,又恢复成人前光鲜强大的模样。

  可这种表现仅仅只维持了十分钟,当她踏足会议室,面对一众严阵以待的董事时,那点伪装出来的从容彻底烟消云散。

  “各位叔叔伯伯,我——”可以解释。

  哐当!

  不待她把话说完,一个茶杯飞掷而来,如果不是楼明心躲得快,只怕已经见血了。

  可飞溅而起的玻璃碎渣还是蹦到她脚背上,划出两道血痕。

  “你还有脸开口说话?!”扔杯子的老董事站起来,表情冷肃,眼神狠戾,“今天股市一开盘,公司股价就直接跌停,看看你干的这些好事?!”

  “王董!孟知儒犯法,不是我的错,你不该迁怒到我身上!”楼明心一字一顿。

  “不是你的错?好啊!我倒要问问,他孟知儒是不是你丈夫?是不是楼家的女婿?!”

  “……是。”

  “他既然担着这层身份,你作为楼氏集团的总裁就有义务约束好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不给公司造成影响!是,他犯罪,你没有,可在外界看来,你们夫妻一体,你觉得你能脱得了干系吗?”

  楼明心哑口无言。

  “两个月前,你在A市谈判失误,巨峰集团拒绝合作,就已经给公司造成了损失,这才过去多久,又闹出这么一桩,你嫌楼氏的处境还不够糟糕吗?!”

  “王董,话不能这么说。跟巨峰的合作,我出发前就和各位打过预防针,只能尝试,不保证一定成功。最后也确实没能谈成,怎么就成我一个人的锅了?!”

  王董摇头,眼里闪过失望:“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推卸责任。平时你很介意大家提到前任楼总,可今天我王岐在这里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何止是比不上,在责任担当方面,你比楼明月差了十万八千里!”

  “王董!”她陡然拔高音调,“我提醒您一句,说话之前,先过脑子!楼明月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你们再怎么怀念、夸赞,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帮公司解决问题!”

  “最后处理这堆烂摊子的不还是我吗?这些年,我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说这些话实在忘恩负义!”

  另一名董事怒然拍桌:“你闯出来的祸,难道不该你自己收拾?!难不成你还觉得我们应该千恩万谢?”

  楼明心不敢相信:“难道在你们看来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错?!”

  “没能约束丈夫,维护公司利益,这是一错!”

  “舆情发酵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并处理,这是二错!”

  “犯错而不自省、自救,还在我等面前强词夺理,试图推卸责任,态度恶劣,这是三错!”

  “楼明心,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王董:“我提议,罢免总裁!”

  楼明心如遭雷击。

  “不……你们凭什么罢免我?!凭什么?!”

  “就凭你接二连三失利,公司处境岌岌可危,如今你又深陷舆论风波,丑闻缠身,根本不适合再担任楼氏集团总裁一职。现由董事会行使手中权力,提出罢免,现在开始表决。”

  “等等!”楼明心强自镇定,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全身都在无法抑制地颤抖,“我也是楼氏股东,我不同意罢免!”

  王董冷嗤:“你手中的股权,可不如我们加起来的多,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抗议无效!”

  “我还有楼明月的!她是楼家人,肯定不会同意总裁位子旁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