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其他小说 > 被迫子承父业后[无限] > 137、黄道吉日
  “是就眨眨眼。”李辞对那纸人道。

  那纸人闻言, 便眨了眨眼睛。

  在确定韩昭安然无恙后,李辞没在此多逗留,免得惹人注意。尤其是那张武, 指不定又会在背后搞出什么幺蛾子。

  要不是看在赵二麻子身份还有用处。

  李辞大可换个身份, 摆脱这张武的纠缠。

  在离开灵堂后, 李辞顺着童府后院小门悄然离开。

  他前脚刚走, 一道人影便从假山后走出来, 正是张武。

  “赵二麻子这大晚上的出去做什么?”

  张武喃喃自语, 旋即便抬脚跟了上去。

  他本是腹胀出来小解,没成想竟碰上了李辞。

  ……

  一路上,李辞除遇上打更人外,没再看到任何人。

  离七月半越近, 百姓对夜晚出行更加忌惮谨慎。

  据说是为避免惹上在夜晚游荡的孤魂野鬼。

  很快,李辞便到了和小少年约定汇合的偏巷。

  “大人,您来啦!”

  天清看到渐渐走近的李辞, 脸上带笑。

  “嗯,走吧。”李辞点点头, 没多说话。

  夜深人静,得小心隔墙有耳。

  二人离开偏巷没多久,紧随在后的张武又现出身形。在看到李辞带上一少年离开,张武先是一愣,然后便觉胸腔里有股无名怒火熊熊燃烧。

  他本以为这赵二麻子会为韩昭的死感到悲伤, 至少这赵二麻子面上也是这般。可谁料这家伙半夜出行,竟是为与一位少年私会!

  呵,亏得他为韩昭的死感到一点点内疚。

  如今这内疚倒是随风而散,丁点儿不剩!

  “赵二麻子……!”张武盯着李辞和小少年消失的背影狠狠咬牙,接着他再次抬脚跟了上去。

  ……

  “大人, 有人跟在我们身后。”

  被李辞赐名天清的小少年低声道。

  “不必管他。”李辞懒得理睬那张武。

  说到底这张武是对赵二麻子执着入了魔。

  如今看到他和天清在一块。

  脑袋里指不定在想什么龌龊事。

  乱葬岗地处童城城郊偏远地带。

  若是步行,怕得走上两个时辰。

  李辞对此事不急,便和天清一步步朝乱葬岗的方向走着。而吊在二人身后的张武此时苦不堪言,自从入了童府,成那张管事帐中人后,他便疏于锻炼,如今这体力着实不够看。

  尾随半个时辰后,张武喘着大气停下脚步。

  眼睁睁地看着赵二麻子与那小少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他突然抬起攥成拳的手,狠狠砸在身旁的墙壁上。

  ……

  在甩掉张武后,天清直接动用法术,带李辞在路上疾行。

  李辞只觉身处风中,脚下步子一跨便是数十里。

  在天清的法术加持下。

  没花多少时间二人便来到乱葬岗。

  这乱葬岗不是李辞所想那般,尸体会被丢得漫山遍野,任由那些林中野兽蚕食,大部分的尸体还是被埋在土里的。

  倒不是抛尸人良心发现,而是城主颁布的命令。

  自从某座城由于乱葬岗尸体滋生出的瘟疫导致城毁后,童府城主也对此事相当重视,故此颁布此令以免波及自身。

  但并非所有尸体都好好躺在土里。

  其中有不少的尸体,被山中野兽刨出来填肚子。

  离李辞较近的一处地方便是如此,除被利齿咬断的残肢躺在坑内外,大部分的躯干已不知所踪。

  不过李辞也注意到其他的细节。

  有些土坑前竟是有烧过香蜡钱纸的痕迹。

  这乱葬岗不仅是处理罪人的地方。

  也是穷苦百姓死后安葬之地。

  他们承担不起昂贵的棺材费用。

  只能被家人埋葬于此。

  若有亲人惦念,倒会给其烧点纸钱,修整土坟。

  若是无亲可依,那便只能顺其自然了。

  “你能找到苏远吗?”

  李辞询问身旁的天清。

  他摇摇头,答道:“大人,我只能算到他在这里,但具体在何处我看不透。我如今也未真正得道成仙,故此只能止步于此。”

  天清的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只要李辞答应讨封,他便能立马得道成仙。

  寻找苏远的下落,也是轻而易举。

  到那时天南地北任他来去。

  也不必在人屋檐,看人脸色行事。

  “在任务完成前,可没预付报酬的道理。”李辞脸上带笑,“我怕你这小子讨封成了,便拍拍屁股走人。到时,我找谁说理去?”

  天清被李辞一语道破心思,支支吾吾道:“我、我才不会那样做的,我、我可是半仙!”

  李辞没在意天清的解释。

  黄鼠狼本就不是什么善茬。

  更何况,眼前这只还是成了精的。

  讨封这事他倒也可以成全对方。

  但想光吃饭不干活?

  这天底下哪儿有这般好事?

  “你可知邪神庙在何处?”

  找不到苏远不要紧。

  只要找到那邪神庙肯定能碰上苏远。

  前提是天清之前所说的内容皆为真。

  “邪神庙离此地稍远。”天清边施法术边答道。

  “要是没记错,应该是在那处山腰。”

  “那过去看看。”

  ……

  童府,灵堂。

  韩昭摸着下巴,盘腿坐在童旭的纸人前。

  此时的他仅剩下灵体,浑身也呈现出淡蓝的半透明状态。

  人算不如天算,韩昭也没成想自个儿“难逃一死”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展开,便轻描淡写地草草了事。

  这倒也省了他的一些功夫。

  张武企图利用诅咒咒杀自己,也是韩昭没料到的。

  这得多大仇才用这手段?

  他与那张武没见过几面。

  至于一下手就如此狠毒么?

  但想到这张武和赵二麻子的那些腌臜事。

  这一切也不怎么难理解了。

  不过理解归理解,他迟早得请张武去喝喝茶。

  韩昭从裤口袋里摸出一张扑克牌。

  这是李辞借他的游戏道具:起灵卡

  起灵卡的效果很单一,能和鬼魂进行交谈。

  除此外,并没其他特别的效果。

  韩昭把扑克牌贴在代表童旭的纸人上。

  过了两息,他将扑克牌轻轻拿起。

  与此同时,他感受到扑克牌上传来的阻力。

  似乎有魂体被吸附在扑克牌上。

  随着韩昭的动作,那魂体被逐渐.抽.离出来。

  但对方显然不乐意被韩昭给扯出来,挣扎着往纸人里钻。韩昭被那魂体突然的举动拉了个趔趄。

  纸牌脱手而出,啪的一声紧贴在纸人身上。

  韩昭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他嘿了声:“小样,还来劲儿是吧?看我不把你给拉出来!”

  说着,他一把抓住扑克牌,然后猛地往外一扯。

  原本缩回纸人里的灵体又被他给拽出一截。

  但对方显然不甘坐以待毙,再次和韩昭拉扯起来。

  可这次韩昭早有防备,没让对方如意。

  未过片刻,韩昭便拉扯出大半的魂体。

  这魂体吸附在起灵卡上,被扯得扭曲变形。

  好在魂体本就无形无相。

  故此也没给童旭纸人里的魂体造成多大麻烦。

  “起!”随着韩昭一声喝,藏匿在纸人内的魂体被韩昭彻彻底底拽了出来。在魂体离开纸人的刹那,吸附在起灵卡上的力道也随之消失。

  然后,韩昭便看见一个被拉扯地不成样子的灵体,摔在他面前。不过灵体不存在重量,所以也无法制造出声音。

  趴在地上的灵体快速蠕动,很快变成了一副少年人的模样。不过,此时这个灵体紧皱着眉,脸色不满地瞪着韩昭。

  “你就是童旭?“韩昭没在意对方的态度。

  旋即盘腿坐在它面前,笑问道。

  那灵体本不打算理睬韩昭。

  但他的嘴却不自主地动起来:“我是。”

  这是起灵卡的另一个功能。

  可强制与灵体问答十次,十次后效果消失。

  韩昭也颇感意外地看向童旭。他没想到这小子虽是副不愿搭理自己的作态,但还是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莫不成是个傲娇?

  但他很快就发现,童旭不是自愿的。

  否则也不至于黑着脸瞪他。

  韩昭下意识地看向手里的起灵卡。

  难道是这道具的作用?

  但他查探这道具时,所给予的描述只有谈话。

  也没说能把灵体从纸人身上拉出来。

  这倒有点儿意思……

  韩昭收敛起思绪,问童旭:

  “你能不能取消掉这场婚礼?”

  “不能!我为什么要取消?!”这次倒不是强制对话,是童旭主动上来交流的,“你是何人?半夜闯我灵堂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韩昭耸耸肩:“不显而易见吗?”

  “你要我取消婚礼?难道你也喜欢那章轻轻?”

  童旭警惕地瞪着眼前的韩昭。

  他从变成鬼魂后,从未与人、或者鬼聊天。

  这是为避免阴差把他抓走,从而毁掉他的婚事。

  在临死前,他终于醒悟这一生寻花问柳皆是黄粱一梦。而他在死前脑海里所在意的、所珍视的女人,只有章轻轻!

  故此,他把这未了心愿告诉了他爹,童金阳。

  这才有了接下来的那些事儿。

  “我与章轻轻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没人能拆散我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章轻轻的爹拿了我童府的好处,肯定不会违约的!”

  韩昭心道:“好一个……天生地设。”

  “我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童旭坚定道。

  “没有谁能把我们拆散!”

  韩昭扯扯嘴角:“章轻轻和苏远从小一块长大,人家才是天生地设和你有半文钱的关系吗?而且,我还听说章轻轻本来就不愿嫁给你,在街巷与她爹哭闹,还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这你就不懂了,那是章轻轻喜极而泣!”

  韩昭:……神TM的喜极而泣。

  作者有话要说:  童旭:你还年轻,你不懂。

  韩昭: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小丑竟是你自己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