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其他小说 > 老夫少年狂 > 575.租套办公室
  利用星期六和星期天,以及每天晚上的时间,本小海和刘林紧锣密鼓地准备做代理商的事情。

  首先就是需要租几间房子,一间作为办公室,其余几间作为仓库。

  考虑到以上门推销及送货为主,所以,办公室地址不一定要在繁华区。

  刘林打听到在技校家属院有一套空闲平房,他们利用晚上的时间去看了看。

  由于这座空房子没有人住,所以他们只好敲开了邻居家的门。

  听说是要租隔壁的房子,这对年轻的夫妇很高兴地为他们打开了那套空房子的门。

  原来那隔壁邻居把钥匙留给了他们,并委托他们对外出租的。

  这是一套得有院子的平房,总共三间正房,其中一间房子是独立的,两间房子是相通的。

  另外院子里还有一间自盖的杂货棚,以及一间厨房。

  这套院子是属于一对技校退休老教师,因为到省城去看孙子了,近几年也不会回来住了。

  那对老教师嘱咐邻居说只要价格合适,爱护屋子里的东西,价格便宜点儿也可以。

  主要是他们听说,如果屋子长时间没人住,自己也会颓败的。

  而有人住的话,房子及院子保持鲜活的气息,房子也不会变得破旧不堪。

  本小海和刘林边看房子,边商量着怎么安排,好像已经下决心把它租下来似的。

  “这两间连着的房子。可以作为办公室,以及摆放一些样品,显得宽敞明亮。”本小海激动地说。

  “对,对,我也是这样考虑的。”刘林附和道,“而那一间可以作为卧室,咱们在加班的时候可以住在这里。”

  两个人讨论得热火朝天,却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房间里原来有家具。

  这样还是那个年轻女老师给提醒的,“你们这样大动干戈的话考虑到这些家具和床怎么放置了吗?”

  “对呀,这确实是个问题。”本小海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自己活了这么多年,不是没有生活经验,怎么没想到这些问题呢?肯定被兴奋冲昏了头脑。

  本小海看着刘林苦笑一下,“只能把那一间房子作为仓库了,把里面的小床拿到杂货棚去。”

  “嗯,这样也是可以的。”刘林点头表示同意,“这两间相通的呢,和原来一样,橱子挡住的里边作为卧室,外边的客厅就放办公室了。”

  “是啊,就是在办公室没有办公桌,总不能在茶几上办公吧。”本小海用脚步丈量了一下,“再放张办公桌的话就太挤了。”

  “其实啊,我觉得无所谓的,也没有多少工要办啊,顶多就是接接电话记录记录进出货而已。”刘林倒是想得开,“咱们要的不是舒适的办公环境,而是要有业务要赚到钱。”

  一语惊醒梦中人,本小海也突然明白刘林当时为什么能成功了,因为他的目标很清晰,就是要成功要赚钱。

  而自己,依旧延续了以前的一些缺点,太注重细节,太在乎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忘记了努力的方向。

  既然那对老教师说过房租可以便宜一些。所以年轻夫妇对他们开出的价格确实非常低了。

  这么一套房子,一年的房租才六百块钱。

  虽然本小海在意识上觉得六百块钱确实太便宜太便宜了,但是现实的情况是,他连六百块钱也没有啊。

  这才是一九九三年呀,他的月工资也只有一百五十几块钱。

  见本小海沉默不语,刘林说道,“这房租我先出,但是我们赚了钱以后,首先要把这房租抵出来。”

  “这是当然。”本小海连忙同意。

  于是,本小海和刘林第二天就把六百块钱送到了那对年轻教师家里,并让他们写了一张收条。

  本小海提醒说,“是不是还要签一张租房协议啊?”

  刘林以及那对年轻夫妇面面相觑,他们真的没有租房经验。

  本小海想起上一次重生,开服装店的时候还签订了租房协议呢,怎么已经过了四年,在这齐港煤矿竟然还没有签协议的习惯。

  “要不咱就签一个吧,可是怎么写呢?”那对年轻夫妇问道

  “咱们就协商着写呗,主要写写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本小海提议道。

  于是他们找出了纸和笔,你一言我一语地去讨论起来。

  其实在背小孩的脑海中,能够想象出一些在网上看到的合同版本的大体内容。

  所以他说起来头头是道,把能想到的双方的主要权利和义务说了出来。

  这让刘林和那对夫妇感到很意外,没想到他这个年纪轻轻的人知道这么多事情。

  在回宿舍的路上,刘林和本小海商量起具体什么时候辞职的事情。

  对于本小海本人来说,他是无所谓的,反正自己是重生而来的。无论怎样行动,到头来总会被那个中年笨大叔给淹没掉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反而满不在乎了,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决心。

  只是他有点惊讶于刘林的勇气,在前途还一片渺茫的时候,他就敢于下决心辞职,这是多么大的魄力呀。

  于是本小海也更加明白当初刘林为什么能够那么成功了,人家就是有一股敢闯敢拼的勇气啊。

  虽然他只是一个技校毕业的学生,只有几年的煤矿工作经验,但是他敢于挑战自己,挑战未知的前途。

  有这个老大哥在前,本小海又有什么理由后腿呢?

  所以第二天本小海一上班就开始写辞职报告。当然,他还是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在没有成为事实之前,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在写着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瞧向丁晓燕,心里遗憾地想着,自己要离开这个班组了,不知何时以什么方式再见丁晓燕。

  自己这一次重生,应该不会把丁晓燕给遗漏了吧?那个中年笨大叔让自己重生的理由是帮他找到未知的前途。

  说白了,就是让他探探路,看看怎样赚更多的钱,让那个笨大叔怎样少走弯路。

  既然如此,本小海觉得自己也就不能有太多的儿女情长了,反正丁晓燕命中注定是要称为自己老婆的。

  自己该怎么做?顺从自己的内心就是了。

  主意已定,本小海便又开始心无旁骛地写起辞职报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