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科幻小说 > 魇醒 > 第二九零章 我是一个果断的人 求推荐票月票
  在解决布熊的时候,莫测便隐隐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只是当时没能联系到隐榜人物上。

  毕竟,隐榜记录的是真人,而不是一只布熊,两者的体貌特征根本对不上号。

  直到此时看到眼前的“微笑刺客”,这张极为少见的小丑面具终于提醒了他,让他能对应到曾经看过的隐榜资料...同时,关于布熊黑暗主厨涂熊的资料也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联系起来。

  两位隐榜人物!

  两位黄级!

  一个口称是盛华大酒店的厨师长,另一个自称是大堂经理,莫测瞬间便联想到,这盛华背后的老骗子应该是用某种能力将两人收服或操控。

  加上小白的分析,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老骗子应该有某种能够操纵灵魂的契约物品,不知道什么时候先后搞定了两位隐榜上传说中的人物。

  这很可能是杀掉了对方,抽出了对方的灵魂,顺带着将两人的能力也一并复制了下来。

  再将灵魂附着在物体上,通过操控...让两个人为自己的盛华大酒店服务...毕竟,涂熊已经真的变成了一只布熊,连身体都没有了。

  而且,通过和刚才的布熊交手,这布熊虽然很强,但还达不到传说中隐榜三十三位的水平...

  这也就是说,对方被老骗子操控,导致实力比“生前”有不小的折损。不然以莫测红级的“渣”战力,很难和布熊缠斗如此之久。

  “微笑...刺客...已经死了。”

  这时,眼前的奥布莱思有些悲凉地诡异笑道:“嘿嘿嘿,你眼前的我,只是...只是盛华大酒店的大堂经理。”

  “你看...”

  说完,它身前白光一闪,随着猛烈的符源波动传来,脸上的小丑面具一分为二。

  微笑刺客露出真容。

  莫测看到他面具后的脸,心下猛地一惊。

  竟然......是一个稻草人!

  厚实的稻草被规矩地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凸起的形状,充当头部,上面是黑漆漆的两个黑洞,当做眼睛。

  眼睛下是一张不知用什么东西做成的嘴巴,笑道如同小丑面具一般夸张,看上去极为可怖。

  同时,面具跌落后,脑下下面的脖子漏了出来,一根只有扫把粗细的“纤瘦”脖子延伸进入西装领口。

  果然,“微笑刺客”和“黑暗主厨”一样,已经不再是铁民的身体。

  “我已经死了。”奥布莱思再次发出一连串地诡异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对方似乎陷入某种痛苦的回忆之中。

  莫测没在说话,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更多则是担心这个时候打断一个情绪不稳的人会引起仇视,直接冲自己杀过来。

  直到奥布莱思重新看向自己,莫测这才开口:

  “谁...杀了你?”

  “如果是这盛华的老板所为,我想...我们应该有共同的敌人才对。”

  不用管别的,先来一波“策反”,万一成了呢。

  按照莫测的推测,对方应该是被老骗子控制了,应该也有反抗老骗子的动机,如果能利用一下,岂不甚好?

  谁知,稻草人却是连连摇头,一遍一遍地重复说道:

  “我是盛华大酒店的大堂经理!”

  “我是盛华...”

  这...说不通了!

  见对方情绪越来越亢奋,莫测不再尝试,猛地扣动扳机!

  枪口火舌喷涌!

  半匣子弹向“微笑刺客”倾泻而出。

  同时,他不管是否得手,快速向后飞退......

  对方可是一名黄级契约者,就算实力有一定折损,但仍然极为不好应付,更何况眼前这位比“布熊”排名更高!

  莫测没那个自信能一击得手,而且,隐榜上的资料有明确记录,这位“微笑刺客”走的是诡异飘忽的敏捷型攻击路线,而且攻击距离有些夸张。

  倒退十几米后,莫测这才抬眼注视稻草人。

  只见“它”身前有七八条若隐若无的银线悬在半空,如果不是符源波动明显,恐怕很难凭借眼里捕捉......

  更让人惊骇的是,刚才打出去的十几颗子弹全部掉落在地,而且一分为二。

  微笑刺客竟然操控银线,将所有的子弹一一切碎!

  这眼力和精准的反应比“布熊”涂熊还要恐怖。

  稻草人举起纤瘦的手臂,带着白色手套的两指搓动,瞬间打出一个响指。

  一条银线笔直冲着莫测飞来,彷如特工电影中保护贵重物品的激光,只是似乎快到惊人。

  二十多米的距离竟然瞬息间被跨过,莫测仅仅来得及抬起冲锋枪阻挡,连“盾牌”都没来得及开!

  银线如同钢刀一般,和冲锋枪身猛地碰撞。

  让人牙酸的声音猛然响起!

  银线虽然纤细,但是速度极快,锋利异常,竟然直接切入冲锋枪身,险些将钢枪一分为二。

  这支从彭斯老兄手里缴获的冲锋枪伴随了莫测数次生死大战,此时终于“寿终正寝”...

  一照面,枪便废了!

  饶是如此,银线的变化却没有停止,竟然绕着枪身旋转,继续向莫测切割而来。

  这就像两端系着物体的绳索中间被阻拦,绳索飞快旋转缠绕一般!

  莫测虽然有所准备,但也仅仅来得及侧身躲过,左手虽然弃枪抽出,右手却是没来得及。

  呲

  鲜血飞溅!

  右手小臂如同豆腐一般被银线切断。

  莫测一声痛呼,忍着疼痛再次向后翻滚。

  喷出的血液洒满半个走廊。

  咬牙站定,莫测这才有机会操纵“血肉恢复”项链止血。

  稻草人脸上的笑容更显可怖,白手套攥紧的五指猛然前伸!

  三条,不,四条银线继续对着莫测飞驰而去...

  银线末端和墙壁偶有接触,连连发出摩擦的长串火星。

  银线本身就不易察觉,在战斗中更是连数量都难以分清,莫测却是循着这些发出的火星,这才能确定这几条银线的方位,堪堪躲了过去。

  幸好,刚才又飞退了几步,这才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

  此时,“微笑刺客”已经距离莫测三十米开外!

  见成功躲过几根银线,莫测这才缓了缓心神...刚才如果退的慢了,很可能此时已经变成八块。

  三十米的距离!

  莫测左手掏出手枪,瞟了一眼右手正在“血肉恢复”下蠕动的血肉,推枪上膛。

  莫测眼神冰冷地看向稻草人。

  “你的枪...根本没用!”

  奥布莱思用裂到夸张的嘴巴发出不似人生的语气:“在高级契约者面前,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只有低级契约者还用枪这种垃圾武器,更何况,你的右手还没恢复。”

  莫测沉声不语,说道:“既然这样,枪我不用了...”

  说完,竟然真的将手枪插回腋下。

  不过,他却是没有停下动作,眼见右手的伤势已经恢复到手掌,直接双掌交握。

  一个玻璃瓶从“仓库”中闪现而出,被莫测握住。

  不由分说,莫测抬手便将玻璃瓶冲“微笑刺客”扔了过去。

  子弹都不能伤到微笑刺客奥布莱思,更何况只是一个玻璃瓶,这玻璃瓶的速度在此时的奥布莱思眼中慢的可怜。

  他甚至有时间感受这个玻璃瓶的符源波动!

  只是,没有任何符源的影子,这并不是一个契约物品。

  一个玻璃瓶能怎么样?

  奥布莱思心下疑惑一闪而逝,微微驱动手指,便操纵银线将这玻璃瓶一分为二。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半空中被切成两半的玻璃瓶竟然猛地喷出一团火焰。

  火!

  没错,就是火!

  奥布莱思错愕间身形爆退,一直退到通往天台的门前。

  即使这团火焰落地的地方距离自己足有五米以上,他还是退了。

  他怕火...

  当然怕火,此时的微笑刺客是一个稻草人!

  就在他错愕间,走廊另一头的莫测连连发出喊声,奥布莱思抬头,却看到一个接着一个的玻璃瓶如同不要钱一般从走廊半空飞来。

  《魇醒》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