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科幻小说 > 魇醒 > 第二九二章 密室和女孩
  契约者升级...需要处于情绪执念发作的状态中,莫测升级时陆源首席曾经和他说过这个条件。

  而莫测刚才喊出的内容,正是升级时陆源首席引导他情绪执念发作的“方法”......

  当时莫测向陆源询问,想确认“称号”加“情绪执念”的词语组合是否能引起情绪执念发作,陆源当初却并没有给明确答复,而是遮遮掩掩......但是莫测从他的语气和表情中能确定自己八成是猜对了。

  莫测不知道的是,用符源语声呼喊“称号”加“情绪执念”的词语引导目标的情绪执念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使用者契约者等级要高于目标契约者;

  第二,目标契约者需要处在可以升级的临界点,也就是说,目标契约者在以前已经感受过情绪执念,达到可以随时晋升等级的状态。

  这两个条件满足程度越好,符源呼喊出情绪执念的成功率越高!

  莫测契约者等级是红级,高于白级的老骗子乔不死,勉强满足第一个条件,而对于第二个条件,乔不死现在的状态则是近乎完美地满足。

  他活了上千年却还只是白级,这已经足够惊人可以参照道格拉斯,老道同样是白级,十五年没感受到情绪执念已经沦为热泉市惩罚者小队的笑柄。

  也就是说,在老骗子漫长的人生之中,他一定早就已经感受到情绪执念了,也早就达到了升级的条件,这是契约者使用契约能力后的必由之路......莫测用读心术读到他情绪执念的心声也能证明这一点。

  但是乔不死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白级,这一点不符合逻辑......莫测无法揣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也许是乔不死刻意不提升等级,更也许是他有什么办法能够一次次地压制情绪执念发作......不过,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老骗子此时必定处于晋升等级的临界状态。

  莫测很谨慎的连续喊了好多声,一声不足以引起情绪执念,那就多来几次,必然能极大提高成功率!

  这就像高中数学中独立重复实验的概率分布,每次成功的概率假设是50,那么两次成功的概率将是75,三次会成功的概率就会达到接近90......莫测至少连续喊出七八声。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老骗子情绪执念发作,倒地不起!

  成功了!

  莫测狂喜,直接用一句“你的情绪执念是骗钱”便轻松支付了代价。

  情绪执念发作有多痛苦他是感受过的,剧烈的心悸和心跳以及大脑的眩晕感绝对能让人失去大部分行动能力,只能保持平躺姿势,等待发作结束......当时自己在抓捕卓烨然的时候,差点因为突然的情绪执念发作而翻车,可见这东西发作对身体状况的影响有多严重。

  莫测抬起手腕,对着倒地不起的老骗子便是几枪,将剩余的子弹全部打光。

  如果老骗子不是“不死之身”,莫测还可能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地道乔不死一直说不会要了他的性命,他也应该恪守规则,不把对方弄死......

  但是乔不死根本打不死,这让莫测毫无心理负担。

  开枪只是莫测为了延长老骗子复苏时间的手段

  情绪执念发作只会持续片刻,乔不死很可能随时活蹦乱跳,打他几枪可以让他身体修复伤势,多拖延一点时间。

  莫测想了想之后,又抹了一把“仓库”,将几个燃烧瓶直接丢在躺在血泊的乔不死“尸体”附近,看到对方身体被熊熊火焰包裹起来,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之后,他更换子弹,对着自己下半身的坚冰便是一梭子子弹,然后抽出匕首,对着包裹下半身,被子弹打碎出裂纹的坚冰疯狂挖刨,化身成为一架人型刨冰机老骗子倒了,莫测身上的冰可还没化,此时仍被困在原地。

  眼前的情况变成了一场并不公平的竞速赛,莫测无疑占据主动......他掌控了时间,完全可以慢悠悠地把自己刨出来,而同时注意乔不死的状态

  只要老乔有略略恢复的迹象,再对他打几枪便能让他继续乖乖躺在地上,修复伤势......

  不过,乔不死怎么也是活了上千年的人,人老成精的他发现先后两次只是稍微一动便被莫测几枪命中,让他眼前再次一黑后,这才在第三次恢复意识的后选择率先发动符源。

  几根蔓藤从掌心猛然飞出,将快要脱困的莫测再次束缚原地。

  老骗子这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身上唐装烧毁大半,露出半个干瘪的胸膛和满是皱纹的手臂,全身上下被烧的焦黑。

  还有几个弹孔在往外流血。

  乔不死咬牙切齿地冲着莫测骂道:

  “王八蛋!老子快被你折腾死了!”

  莫测不慌不忙,冲着又是几声符源吼叫:

  “不死......骗钱!”

  “不死......”

  .........

  乔不死瞬间中招,再次捂着胸口坐在地上。

  不过,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乔不死这次被执念发作不再像最初那样留给莫测反应的时间......他咬着牙抵抗痛苦,撵动了不知道哪颗菩提子。

  一个纯黑色的空间竟然以他为圆心凭空出现,随着符源翻滚,瞬间便将他密密实实地包裹起来。

  而这个黑色空间的出现的同时,便切断了他掌心缠绕莫测的蔓藤。

  莫测再次获得自由,几把扯断蔓藤之后,对着自己小腿便连开几枪。

  终于,小腿上剩余不多的冰碎了,他终于从这麻烦的囚笼中脱困,只是子弹同时穿过了自己小腿。

  他同样忍着疼痛就地翻滚,离开老骗子的黑暗空间之后,这才一边操作“血肉恢复”修复伤势,一边对着老骗子连连符源大吼:

  “不死......骗钱!”

  .........

  这次杳无音讯。

  莫测很快明白过来,这黑色空间是类似操纵空气的能力,给乔不死周围形成了一个“真空”环境!

  声音无法穿透真空,即使符源可以,但是没有声音抵达空间中的老骗子,相当于无效。

  坏了!

  莫测很快意识到局势又在向着老骗子一侧倾斜。

  呼叫情绪执念的方法被对方用契约物品防住了!

  老骗子情绪执念的状态很快就会消散,而这个真空空间则将他保护起来,然后,只要顶着这个空间和自己继续对战,到时候失败的只能还会是自己。

  毕竟,符源能穿透这个“真空”环境,老骗子绝大多数契约物品都能使用,而自己,则失去了让对方情绪执念发作的杀手锏!

  现在,对方只是龟缩在其中等待情绪执念发作结束,就可以起身收拾自己了。

  到那个时候,结果会再次翻转,莫测在已经占据主动的情况下,仍然会被乔不死翻盘!

  莫测顿时牙疼了。

  这到不怪他,只怪这乔不死契约物品太多,而且刚才好不容易一击放倒对方后,自己却被坚冰束缚在原地,不然,他直接上去将老骗子契约物品掳走,用一根绳子将他捆住或者用催眠让他睡着,也就彻底解决问题了。

  可惜,可惜!

  莫测不甘地举起手枪,对着黑暗空间连连扣动扳机,期望能侥幸命中对方,再次让对方在情绪执念发作的状态中失去意识。

  这样才能再次翻盘。

  只是一弹匣子弹下去,如同泥牛入海。

  莫测不得不连连后退,直到与黑暗空间拉开近二十米的距离。

  这个距离下,老骗子即使恢复过来用契约能力攻击,他仍然能有足够的时间反应。

  不过,这仍是困兽犹斗罢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莫测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不行!

  必须做点什么!

  这样僵持,不,根本还算不上僵持,莫测等下去只能是束手就擒。

  莫测心下一横,飞快催动符源。

  手指上的符源灵蛇在“延伸”手套的增幅下,飞速跨过二十多米的距离。

  黑色空间的真空状态毫无阻隔地被穿透,莫测能感觉到如同灵蛇一般的符源接触到乔不死的身体。

  读心术!

  这个时候...乔不死在想什么?

  对方也许一边在抵抗情绪执念的发作,一边在思考下一步如何对付莫测,而这些信息正是莫测需要掌握的

  这也许能找到翻盘的契机。

  但是...这做法有极大的风险!只要老骗子不这个黑暗空间中出来,莫测便无法用说话的方式支付代价,因为对方根本听不到。

  但是莫测必须这么做!不然,结局只会是被对方拿下,如同死狗一般被丢出盛华大酒店......到时候,报仇都想不起来找谁!

  拼了!

  莫测心下一声怒骂之后,飞快更换弹夹,便听到老骗子乔不死的心声:

  「再过一会,只要等我这次恢复过来...就拿下这小王八蛋!」

  「这段时间......他千万别去房间,千万别去密室......」

  密室!

  莫测意外之喜,抓住了一个关键信息。

  这无疑是老骗子所担心的事情,换句话说,这是乔不死害怕莫测会做的事情他本人还在消除情绪执念发作的状态中,无法限制莫测活动,正在担心莫测趁着这段空隙找到所谓的“密室”。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莫测心领神会。

  而老骗子所担心的事情,那无疑......应该正是他的弱点!

  莫测飞快撤回符源,转身对一直听话站在远处的小白招了招手。

  晋升红级之后,他使用读心术可以通过符源进行一定程度的操控,只要回收符源,那么他将听不到老骗子之后的心声他觉得已经在这次尝试中收获到足够的信息。

  没必要再听别的了,否则听到的心声过多,届时代价更不容易支付,光是说话就要说一大堆!

  莫测拉着小白重新冲进房间。

  目标,密室!

  有小白符源扩散勘察的帮助下,莫测只用几秒钟便找到所谓“密室”的位置。

  一面摆放着书架的墙壁。

  莫测连续翻动书架附近的东西,直到发觉旁边柜子上的一个香炉无法转动。

  就是这里!

  莫测双手拧动香炉,书架顿时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然后,整个书架向着两边移动,露出里面的隐藏的内涵。

  一扇厚重的,具有繁复花纹的木门。

  就是这里!

  莫测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手枪,挺起“盾牌”,用力推开了所谓的“密室”门......

  出乎意料的是,门后并不没出现一般密室间的甬道,而是...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并不昏暗,墙壁上有着几扇硕大的窗户,而且开着明亮的白炽灯。

  这是一个隐藏了入口,却并没有完全封锁的暗房。

  这件暗房中满是整齐摆放的黑木家具,纤尘不染,像是经常打扫的样子...墙壁上的壁炉内燃烧着火焰,温暖的气息从暗房内直扑莫测的脸颊。

  而让莫测有些震惊的是,房间内有一个人。

  一个盖着毯子的纤瘦身影躺在壁炉上的藤椅中,似乎原本在看书,而听到门开之后,纤瘦人影撑着藤椅起身......

  任由身上的毯子滑落,同时,对着不请而来的莫测露出诧异表情。

  看到对方的面孔,莫测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

  这是一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

  她有着绝美的容颜......

  白皙细致的皮肤吹弹可破,五官精致如同铁神亲手勾勒一般,组成了一张几乎完美的俏脸。

  即使她现在表情惊讶,但是这惊讶的表情却没有影响她的神韵,反而让眉头微皱的样子更加动人。

  和小白一样完美的脸!

  这是一个灵偶?

  莫测心中猛然一震,忍着没支付代价而渐渐剧烈的头痛,心中连连猜测。

  这种容颜......只有灵偶才有可能具备!

  可是,眼前的绝色美女却不是一个灵偶,她是一个人...因为只有人,才会露出诧异的表情,而灵偶不会。

  但是...莫测仍然很难相信这个女孩是人,仍然觉得这样的容颜不可能出现在普通铁民身上她兼具了姐姐的气质,小白的纯美,希尔琳佩里的优雅......

  这说不通......

  “你是谁?是爸爸的朋友吗?”女孩注视着莫测,朱唇轻启。

  声音如同容颜一样完美。

  爸爸?

  在这楼顶上的人,只有......老骗子乔不死?

  不会吧!

  莫测顿时咽了一口唾沫...如果这女孩是老骗子的闺女,怕不十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

  莫测随意点下,却没说话。

  这时,身后的小白忽然拉了拉莫测。

  待莫测回身看过去,这才发现小白正指着房间内的一扇门。

  “那里...”小白轻声说道。

  说完,小白便转头看向年轻女孩,用满是迷茫的眼神打量对方,她眉头紧皱,像是无法理解某些事情。

  而此时的女孩也发现了莫测身后的小白,她同样露出诧异的表情,和小白遥遥对视。

  莫测没时间询问小白在干什么,毕竟,屋外的老骗子可能会随时醒来,而自己的头痛也在逐渐剧烈。

  他起身便走向小白所指的木门。

  “那里......不能去!”发现莫测动向的女孩惊呼。

  见莫测停住脚步,女孩紧张地说道:

  “那个屋子...爸爸说过,不让去的。”

  “小雅很听爸爸的话,从来都不去那个房间!”

  莫测那还有时间顾及其他,对着自称小雅的女孩说道:

  “你爸爸让我进去帮忙拿东西。”

  说完,也不管女孩疑惑的表情,对着木门上的铜锁便是两枪。

  铜锁坠地,莫测拉开木门便走了进去。

  只是......门内的情景,顿时让莫测如遭雷击。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