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 步步为途 > 第261章 不鸟他
  乡党委书记牛大山在安河太强势,先后挤走四任乡长。

  在安河体制内,牛书记可谓一手遮天。

  廖德义虽不是牛大山的人,但却对他有种顶礼膜拜之感。

  只要是和牛书记有关的人和事,都不敢轻易去招惹。

  牛经义是牛大山的独子,在安河乡虽无知无权,但却地位超然。

  别说一般人,就连廖德义作为派出所老资格的副所长,都不敢轻易招惹他。

  吴锦东一眼看出了这点,才在思想上帮廖德义“松绑”的。

  廖德义听出了吴锦东的弦外之音,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出声道:

  “谢谢所长的提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吴锦东轻点一下头,沉声道:

  “德义,作为执法者,只要依法办事,无论书记,还是乡长,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派出所虽归县局和乡政.府双头管理,但却拥有独立执法的权力。书记局长虽然位高权重,但在具体执法事宜上,却没法左右派出所的警员。

  从这个角度来说,吴锦东所言,毫无问题。

  廖德义听后,抬眼看向吴锦东,脸上露出几分信福的神色。

  吴锦东初到安河 手底下可以用的人并不多,而廖德义作为其最为得力的助手,他对其非常重视,有心将她他培养成能独当一面的角色。

  廖德义从无吴锦东的话语中,不难看出他的一片栽培之意,心中对其充满了感激。

  “所长,前面就是安河水产公司了,我先出场,如果不行的话,您再出手。”

  廖德义转头看向吴锦东,脸上露出几分坚定的神色。

  吴锦东既然有意栽培自己,廖德义如果在这时候再不主动站出来,那可就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了。

  听到廖德义的话后,吴锦东脸上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冲他轻点了两下头。

  “德义,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干,我做你的坚强后盾。”

  吴锦东一脸淡定的说,“我倒要看看有些人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在安河乡能横着走!”

  这话针对的是谁,不言自明。

  廖德义听后,顿觉一阵激动,浑身充满了力量,轻踩一脚油门,警车向着安河水产公司疾驰而去。

  三道疤本以为廖德义会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谁知等了好一会,手机都没动静。

  “姓廖的,我以为你有多牛叉,原来也是个银样镴枪头。”

  三道疤心中暗道,“姓廖的一定猜到我会将这事告诉牛总,才没动静的!”

  “牛总,看来姓廖的不会打电话过来了,我先回保安队了!”

  三道疤出声道。

  牛经义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几分失望之色,心中暗道:

  “老子憋足了劲,想要狠狠收拾廖德义一顿,谁知他却怂了,根本不敢露面,真他妈没劲!”

  “行,你先回去吧,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

  牛经义一脸装逼道。

  “我知道了,牛总,再见!”

  三道疤满脸堆笑道。

  目送三道疤出门后,牛经义张扬的仰躺在老板椅上,满脸得意之色。

  六指儿事先从三道疤口中得知这事,心里很有几分没底,见其回来后,连忙快步迎上去。

  “疤爷,牛总怎么说?”

  六指儿急声问。

  作为三道疤的得力助手,六指儿在安河水产公司也算是一号人物。

  “没事,牛总说不鸟姓廖的!”

  三道疤满不在乎道。

  六指儿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几分欣喜之色,伸出大拇哥,扬声道:

  “牛总真牛,放眼安河,只要书记在任,谁敢不给牛总面子!”

  三道疤见状,深以为然的点头称是。

  “疤爷,既然牛总说没事,那我们就不用管了。”

  六指儿出声道,“兄弟们正在诈金花,我们也去玩两把!”

  保安队本没什么事,牛经义对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班时斗地主、扎金花再正常不过了。

  “昨晚,老子输了不少,今天也该时来运转了,走!”

  三道疤伸手一挥,快步向保安室走去。

  廖德义驾驶警车在水产公司门口停下来,并不见有人过来询问,便让后车的民警过去问问情况。

  片刻之后,打探消息的民警走过来,出声道:

  “廖所,门房老头说,三道疤和六指儿都在公司,这会极有可能在保安室扎金花呢!”

  廖德义听到这话后,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沉声道:

  “走,我们过去看看!”

  “保安室在前面那排房子最东边一间!”

  民警出声道。

  廖德义轻点一下头,驾车向前驶去。

  另一辆警车紧随其后,疾驰而去。

  “马三,你想开牌,没门!”

  三道疤一脸得意道,“我这牌大着呢,没有一千不开!”

  马三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出声道:

  “疤爷,开了吧,别玩那么大!”

  三道疤误以为马三认怂了,愈发兴奋,扬声道:

  “不行,再加五百,凑足一千再开牌!”

  马三抬眼扫了三道疤一下,心中暗道:

  “我给足面子了,你既一心想要送钱,我也无可奈何了!”

  想到这儿,马三点了五百块钱扔过去,出声道:

  “疤爷,一千,现在可以开牌了吧?”

  三道疤拿了五百块钱扔过去,脸上露出几分张扬的笑意,出声说:

  “马三,如果不是看在你平时对疤爷言听计从的份上,老子这把绝不会同意你牌,就当放你一马了!”

  马三听到三道疤的话后,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的神色,心中暗想:

  “疤爷,你少在这儿胡吹神侃,谁放谁一马,还说不定呢!”

  马三手上的牌很大,之所以提出开牌的要求,就是想让三道疤少输点钱。

  谁知三道疤却摆出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这让马三很有几分无语。

  尽管如此,马三却没法出言反驳,三道疤毕竟是保安队长,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谢谢疤爷手下留情,开牌吧!”

  马三不动声色的说。

  三道疤听到这话后,脸上流露出几分不满的神色,怒声道:

  “马三,我说你这小子在这得寸进尺了,老子好心放你一马,你却还让我先开牌,太过分了!”

  马三听到这话后,出声道:

  “行,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来开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