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都市小说 > 阳谋 > 第172章 局面失控!!
  “唐书记,反正目前我们组上的茶叶都归我们几家收了!村里的茶叶,目前我们也能吃下去!不过最多五到十天,后面的茶叶我们可能就做不了了……”杜方言认真的给唐俊做汇报。

  茶叶生产有其自身的规律,目前红鱼村的三家茶厂主要瞄准的是名优生活茶,老百姓的茶叶在清明节之前一个星期到清明节之后一个星期这一段时间,这是加工生活茶的时间。

  茶叶从发芽开始,那个时候采摘的茶叶叫芽头,芽头之后是一芽一叶,然后两芽一叶,手工采摘的茶一般最多三个叶片,到后面茶完全长大了之后,就需要用采茶机采摘。

  一旦动用采茶机,红鱼村有几千亩茶叶,靠三家名优茶厂根本没有办法消化这么多鲜叶,实际上低端生活茶也不是杜方言他们擅长的,到了那个阶段,茶叶的销路还是要走大桩宜红的路子。

  唐俊认真听着杜方言的汇报,然后又把覃阳叫了过去,两人说的情况差不多。从两人的表情来看,今年两人添置了新设备,新机械,加工效率大大的提升,相比去年来说,他们茶叶的生产量翻了几番。

  但是两人的神色中并没有喜色,反而给人的感觉忧心忡忡的,似乎很有压力。

  唐俊便问道:

  “我看你们气色不好,是不是今年的茶叶销量不行啊?”

  杜方言道:“今天的手工茶很好,我们家反正基本都订了,另外,浙省的老板给我们的价格也比较有优势,应该说今年茶叶挣钱没有问题……”

  唐俊恍然道:“对啊,你们今年主要是给浙省老板做代加工啊,他们给你们开的代工费不低啊!你们埋头加工,今年不说多挣钱,但是挣个十万八万的应该没有问题呀!”

  覃阳在旁边道:“但是有件事,我们搞生活茶得罪了凡云茶厂,他们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孔凡云放出了话,说今年他们厂不收我们红鱼村的鲜叶,回头估计我们的茶没地方销了!”

  唐俊微微皱眉,心想凡云茶叶人家不在黄土坪乡,红鱼村搞一点生活茶怎么就得罪了同云山的孔凡云了呢?

  他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肯定有事情,当即便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覃阳,你好好跟我说道说道……”

  覃阳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杜方言,杜方言道:“你看我干什么?虽然张乡长让咱们保密,但是在唐书记面前我们还藏着掖着吗?那我们还算是个人吗?”

  覃阳咽了一口唾沫道:“书记您也知道,我们雍平的茶叶都是云马茶叶的市场,云马茶叶有八大联盟茶厂,我们黄土坪就属于是八大联盟茶厂孔凡云的凡云茶厂的基地。

  根据基地合同,我们这些茶厂要添置设备,采购设备都需要统一走云马的渠道,另外,我们茶叶的主要销路也应该走云马的渠道。

  去年我们采购了湘北的茶叶机械,孔凡云便找上门来说这事儿,本来我和杜方言还有邓华平三人想着能给孔总补一点钱,服个软,把这件事先敷衍过去。

  但是张乡长不同意,这不就起了争执了,孔凡云也是个二愣子出身的老板,人家背后还有云马这样的大靠山,这不他发了狠,放了话,所以我们现在搞得就被动了……”

  唐俊心想难怪张华专门打电话让自己过来,果然是遇到麻烦了!目前红鱼村老百姓的茶叶还可以卖给覃阳他们,可是几天之后,一旦开始动采茶机了,一天采摘下来的鲜叶就得有好几万斤,本村的三家作坊茶厂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采购量,到时候老百姓就需要另外找销路。

  以前老百姓和凡云茶厂有供销合同,整个黄土坪属于凡云茶厂的基地,虽然说这个供销协议比较松散,这个基地的架构也松散,不过恰是这样的合同,可以保证在茶叶采摘的高峰期,老百姓的茶叶还能有地方去。

  现在孔凡云倘若真要下狠手,不收红鱼村的鲜叶了,老百姓的茶卖到哪里去?茶叶是鲜货,一到了季节就必须采摘,而且采摘的时间就那么三五天的功夫。

  在三五天之内不能卖出去,茶叶就会老在山上,辛辛苦苦一年的老百姓就这样白费了功夫,唐俊暗骂张华脾气过激,他倒是卯这劲儿干了,可万一这件事最后不能妥善解决怎么搞?

  唐俊想到这里,立刻给张华打电话,张华在电话里面道:

  “唐俊,你了解了情况,也应知道了云马茶叶他们这一伙简直就是仗势压人,我们黄土坪乡一万多人,两万多亩茶叶,他们竟然可以说不收购我们的茶叶,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唐俊道:“不是说红鱼村的茶叶他们不收吗?还是我们整个黄土坪的茶叶他们都不收?”

  张华道:“反正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决定要干这件事,那就要干彻底。大不了我这个副乡长不干了,但是我们雍平茶叶产业这把火我烧定了!

  云马茶叶长期垄断,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我们的茶农收入每况愈下,我们黄土坪乡也就罢了!你们看一看同云乡吧?

  同云乡是我们全县茶叶的核心产区,但是现在同云乡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在家里搞茶,年轻一辈有几个在家里的?

  归结其原因,就是因为那个啥,就是收入太低,养不活人,年轻人没有办法干,只能让家里的老人来苟延残喘。这么搞下去雍平的茶叶有希望?我们整个茶叶产业可能面临彻底熄火的境地!”

  张华在电话中非常激动,从他激动的语气中唐俊有了不祥预感,很显然这件事可能处在了失控的状态,张华和云马系的茶厂之间矛盾应该是激化到不可挽回了。

  俗话说,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雍平的茶产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茶叶产业发展到今天这种境地,可以说弊端很多,可以说积弊很深,但是张华一乡镇副乡长就能扭转这个局面?

  说句实在话唐俊真不看好,要干这件事也轮不到张华干,县里那么多分管领导,县委常委,他们可以进行顶层设计,重新把雍平茶叶产业改革,张华现在这么鲁莽的一动,可能会遭到别人激烈的反击啊。

  “张乡长,这样吧,晚上你过村里来,我们和文主任一起喝酒,顺便把这件事说一说。这种事在电话里面也扯不好!”唐俊道。

  “行吧,晚上我过来,可能要略微迟一点!”张华道。

  挂了张华的电话,唐俊立马就给文斌打电话,电话里面他直接就说茶厂的事情,文斌道:

  “唐俊,茶的事情可能要坏事,这几天我听到了很多传言!张华这是豁出去要捅马蜂窝,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县里成立了茶叶办,茶叶办的主任是陈锋。

  就在两天前,张华在县茶叶办和陈锋拍着桌子干了一架,你说这要命不要命啊!这个消息我刚才才听说,我让雍平的朋友给我打听,得到的反馈是说张华把雍平搞茶叶的老板和领导都得罪光了,哎……你说这简直是捅破天了!”

  唐俊一听文斌这话,手心冒汗,心里拔凉拔凉,他心想张华这是要干什么?就算是要较真也没有这个干法吧?

  要对企业动手,可不可以团结一下领导?县茶叶办刚刚成立,陈锋刚刚走马上任担任一把手,在这个时候张华和他拍桌子,说明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可调和了,一旦没有了回旋余地,那还说什么?都只能往死里干了!

  “文主任,那可能要坏事!我们必须想出对策来,做好最坏的打算!红鱼村可是有几千亩茶叶的大村,如果今年茶叶滞销了,我这个书记就可以不干了,老百姓也要吃土!”唐俊道。

  文斌道: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跟丁主席打电话汇报?”

  唐俊道:

  “晚上吧,晚上张华乡长会来村里,到时候我们三个人碰一下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然后我们再想对策!”

  文斌道:“唐俊,我跟你讲,张华现在已经没法沟通了!我今天专门去乡里找他,大抵也是希望他能够柔和一些,毕竟他这么一搞,直接影响到的是红鱼村的茶叶销路!

  你道他怎么说?他说一个红鱼村不够,干脆闹大一些,让整个黄土坪的茶叶都滞销,你说他是不是疯了!

  他这分明是拿着黄土坪几千茶农的生存为筹码,作为党员干部来说他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反正今天如果他来谈事,我就不参与了,你先和他谈吧……”

  唐俊一听文斌这话,心里更是凉透顶了,乡里的联系干部和县里的联系干部之间矛盾竟然也激化到了这一步了,唐俊掐指算一下时间,他也不过就十天左右的时间没有过问茶叶的事情,事情就到了这么可怕的地步?

  他看向覃阳和杜方言道:

  “你们两人也是的,怎么不早跟我汇报?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了才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