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三次后我咸鱼了 > 55、第五十五章
  凤时先是看了一眼又在凤凰火牢笼中疯狂挣扎, 却被烫得再次出现惨叫人脸的灰色光团。

  接着,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奇怪手机。

  赘婿系统?

  每一个字他都认识,连起来的时候却有些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赘婿?是什么东西。

  这时, 轩霄一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赘婿系统?怪不得顾之俞的行事会那么恶心。”

  凤时愣了一下, 问:“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轩霄一明明只是前不久才接触人类世界的神尊化身, 短短时间内居然会拥有这么宽广的知识量,真是听厉害的。

  轩霄一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孟思思晕倒的方向。

  “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个孟思思,她之前给我列了个参考书单, 彻底了解人类的感情种类,其中就有涉及到赘婿的知识点。”

  凤时:“……,你刚才不是还说不记得她是谁吗?”

  轩霄一一顿, 脸色有些尴尬,随后又强词夺理:“我被关了那么久, 记忆混乱了很正常, 总之还是霄一的错, 差点坏了大事。”

  凤时:“?”

  怎么就又是霄一的错了,算了,小疯子的思考模式不用细究。

  他选择把话题拉了回来:“赘婿到底是什么东西?”

  轩霄一摸着下巴思考片刻, 用了一句简单的话总结:“就是软饭硬吃,靠娶老婆上位, 然后吃老婆家的绝户,拿着老婆家的财产势力娶小老婆的恶心玩意。”

  凤时:“……”

  是挺恶心的。

  不过, 他倒是也了解到“顾之俞”为何会对胡南舒死缠烂打了。

  原因很简单,胡南舒是胡家板上钉钉的继承人。

  而白苒不是。

  白苏御作为小说的男主角,也不可能英年早逝或者发生意外。那么, 白苒自然不可能成为白家的继承人,打着入赘掌控家族目的的“顾之俞”自然也无法达到目的。

  凤时看了一眼周遭的情况,说道:“我们先回去再说,免得被发现。”

  轩霄一点头,雪豹自一旁沙发上跳了下来。

  ***

  凤乐一头扎在桌上,磕得额头生痛。

  “嗷!”

  他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肌肉下意识紧绷,摆出了一个防备的姿势。

  “凤乐你有毛病吧?抽什么风?”

  孟思思嘲讽的语气把凤乐唤回到现实世界。

  他抓了抓头发,四下一看。

  然后,凤乐看到凤时一脸冷漠的看着他,看着轩霄一嘴角带着一丝疑似讽刺的笑。

  还有那边柜台里两个甜品店员工,正好奇地看了过来。

  “坐下。”凤时说道。

  很平淡的一句话,凤乐却听出来了些觉得他丢人的感觉。

  他乖乖坐下,解释道:“不是,刚才不是发生了很危险的事情吗?我,我这是反应迅速……”

  孟思思舀了一勺蛋糕,放到嘴巴里,露出了个嫌弃的表情,吐槽道:“得了吧,刚刚我们在说话,你莫名其妙就睡着了,是在做梦吧。”

  凤乐看着一切如常的甜品店,刚才脑中还有些模糊的画面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对哦,应该是在做梦,每次他睡觉做梦醒过来的时候都会模糊地记得梦里发生的事情,过几分钟就忘记了。

  凤乐揉揉鼻子,觉得自己最近应该是熬夜念书太辛苦了,才会突然睡着。

  凤时见事情已经完全解决,对孟思思说道:“孟同学,谢谢你,要不要把这家店的甜品打包一些回去?”

  孟思思摇头,说:“谢谢,不用了,这家店的东西真是又贵又难吃,怪不得生意这么不好。”

  凤乐吐槽:“那你还要选在这里见面,我让你选隔壁对街那家你还死活不愿意。”

  孟思思皱眉,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像疯了一样想吃这家店的东西。”

  是啊,下降头一样。

  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凤时说:“凤乐,你请孟同学吃顿饭,作为答谢。”

  孟思思连连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没帮上什么忙,不能再白吃饭了。而且……”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

  一旁的凤乐顺口问了句:“而且怎么?”

  孟思思有些迷茫,说:“总觉得好像很对不起凤时哥啊……”

  凤时笑了笑,说:“没关系,这是礼仪问题,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了。凤乐,待会我转钱给你。”

  凤乐本想问他哥为什么不一起吃饭,犹豫一下,还是点头:“好。”

  凤时和轩霄一离开甜品店后,到了附近的停车场。

  凤时上车后,却见轩霄一没有上车。

  他愣了一下,想到那天霄一也是这样子。

  凤时下车,问:“你怎么了?没事吧。”

  轩霄一似乎在看着什么出神,居然没有回答。

  凤时想起刚才在甜点店发生的事情,心中隐约有些不安。他走过去,拍了一下轩霄一的肩。

  轩霄一猛地转身,说道:“啊,哥哥对不起,我刚刚在想那个灰色光团的事情。”

  凤时:“嗯,怎么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角余光注意到,轩霄一动作有些不自然地把手揣进了裤子口袋里。

  像是……隐藏着什么东西不想被他发现。

  轩霄一:“那个灰色光团的来历太奇怪还有手机上的系统,带回玉山去会比较安全。”

  这话到也没错。

  那个灰色光团,十有八一九就是账号上那个叫“王小强”的人。

  可这个王小强从何而来,怎么会进入顾之俞的身体,他的金手指和凤情的金手指有没有什么联系,这些都还是谜团。

  并且,王小强此前冒着被发现不对的风险,也要拿回留在顾之俞尸体上的系统。

  这证明,那个奇特的系统,或许可以帮助他脱身。

  如此想来,的确是把这两件危险物品放到神尊拥有绝对控制权的神殿内会更好。

  在玉山之中,所有规则都是随着霄一的心意而动。

  只是……

  凤时不放心,他始终觉得之前的那把匕首不对,还有那些渗人的灰色光点。

  “不行,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轩霄一忽然笑了,说道:“你这么不信任我,好伤心呀,哥哥这边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搞清楚顾之俞死的时间什么的。”

  凤时微微皱眉。

  轩霄一一拍手掌,说道:“好啦,那这样吧,雪豹会来陪你的。”

  听到这里,凤时总算是放心下来,雪豹在的话,应该就不会出什么意外。

  起码,和神殿之中的霄一不会断了联系。

  “好吧。”

  轩霄一听到这里,开了一道通往神殿的门。

  他走了过去,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身看了过来。

  轩霄一漆黑的眼睛,看着凤时,很专注。

  就在凤时要开口的时候,他说了一句。

  “哥哥,我先回去了,你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记得来找我玩呀。”

  凤时又放心下来,毕竟,轩霄一从来不曾说谎。

  他虽然说疯就疯,却从来都只说真话。

  轩霄一的身影消失,雪豹自门内出现。

  凤时低头,在雪豹头上揉了一把。

  雪豹眯起眼睛,熟练地蹭了蹭凤时腿侧。

  嗯,还是熟悉的手感。

  凤时总算是安心下来。

  **

  凤时本来是计划和轩霄一回家之后,好好研究一下那个奇怪的手机。

  现在计划改变,他坐在车上思考了片刻,又下了车,带着雪豹去了孟思思所说的几天前遇见顾之俞的地方。

  孟思思说的位置在B中的后门处,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偏僻小巷。

  附近的居民已经几乎都搬走了,即便是在白天,也显得有些阴森森的。

  看来,此前孟思思的确是被顾之俞的金手指操控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同意到这种一看就不安全的地方。

  不过,这个位置到是符合凤时接下来要进行的善后工作。

  顾之俞死亡的事情,必须曝光出去,这样才能观察到各方的变化,以及知道顾之俞通过金手指到底骗了多少人。

  不管怎样,把那些人身体里的卡片取出来,对各方都有好处。

  凤时找了个极为偏僻,连监控摄像头都没有的角落停了下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雪豹,说道:“麻烦你了。”

  雪豹甩了甩尾巴,凭空跃起,利爪在空中一划。

  破旧爬满青苔的墙面上,开出一道口子,里面是另一个狭窄的空间。

  空间里面,躺着的是顾之俞的尸体。

  是的。

  离开甜品店的时候,凤时就让雪豹把这个空间折叠点带着了,就是为了方便处理善后事宜。

  一切准备好之后,凤时打了个电话给白苏御。

  “我找到顾之俞了。”

  “嗯,在B中后门这边,我给你发定位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凤时如法炮制,通知了方景黎和胡南舒。

  半小时过后,三人都匆匆赶到。

  一见空间折叠点里的尸体,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毕竟,顾之俞尸体的情况太过诡异。

  方景黎走近几步,仔仔细细看了会,说道:“这衣服倒像是他平时的打扮,就是怎么会腐烂成这个样子。”

  胡南舒:“上次他从我家门口跑走,也没这么久吧,这看起来像是死了好几个月了。”

  白苏御皱了皱眉,说道:“不可能,如果顾之俞早就死了,那把白苒拐走的人是谁?”

  “这并不奇怪,毕竟有些空间折叠点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凤时随口说了一句。

  胡南舒:“也是,虽然极为罕见,倒也不是没有。对了,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凤时早就准备好了说辞,直接答到:“说起来也是意外,凤乐有个关系挺好的朋友,那天来家里玩,说起顾之俞的时候被我听到了。”

  “我就多问了一句,后来那小姑娘说顾之俞之前也追求过她,但她意外得知顾之俞和白苒谈恋爱,她就带着人去把顾之俞暴打了一顿。”

  听到这里,胡南舒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说道:“果然是人渣中的战斗机,这个小姑娘可以的,我喜欢。”

  白苏御:“南舒,不要打断。”

  凤时继续说了下去:“她说几天前,顾之俞在B中后门的一条巷子突然出现堵她,吓得她跑了。”

  “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真发现了空间折叠点。这个空间折叠点已经有了崩塌的迹象,我就顺势打开来了。”

  空间折叠点在形成的初期是很难被发现的,只是随着折叠程度加深,外部便会出现崩塌迹象。

  这种时候,佐以外力,要打开也不难。

  再说,凤家的血脉力量是以破坏性著称的凤凰火,几人便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只有白苏御问了一句:“你现在用凤凰火,没什么问题了吗?”

  凤时没回答,而是继续说;“打开空间的时候,我就发现他的尸体是这样了,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

  方景黎叹了口气,取下平光眼镜,用力捏了捏眉心:“报警吧,我也要通知公司那边公关部做好准备。”

  一个当红流量惨死在空间折叠点里,尸体还是这么个诡异的样子。

  可想而知,招英公司之后会面对多大的舆论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