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2.0 > 曾许诺 > 第21章 天能老,情难绝

第21章 天能老,情难绝

作品:曾许诺 作者:桐华 分类:青春校园 字数:20301 更新时间:2019-12-17 09:22:13

    赤宸悲伤地凝视着崖壁上相依相偎的影子。

    若换成其他人,此时朝云峰上有少昊、青阳两大高手,自己又重伤未愈,要么知难而退,徐图之,要么另谋他策,可赤宸的性格中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有的只是奋不顾身的一往无前。

    他眼眸中的悲伤渐渐被狠毅取代,突然拽着青藤,一荡而起,挥刀砍向少昊。

    猝不及防间,少昊用足灵力,想把对方逼退,不曾想硬碰硬了一下,少昊被震得半边身子麻木,对方却未退半步,他心下骇然。

    赤宸左手横刀胸前,右手抓着阿珩,嘿嘿一笑,“少昊,这些年你没什么长进啊!”

    少昊看清是他,知道不会伤到阿珩,反倒放下心来,右手虚探,握住了一把白色的水剑,淡笑道:“将军倒是大有长进,不会被我一下就打落水中了。”

    赤宸不以当年为耻,反而笑着说:“所以这一次我要把阿珩带走了。”拽着阿珩就要走,不想少昊的左手依旧紧握着阿珩,不肯放松丝毫。

    少昊的水剑攻向他,赤宸不敢轻敌,反身回击,因为两人都抓着阿珩,都怕伤到阿珩,所以都收敛着灵力,招式一触即散,只见在一个小小的圈里,刺眼的刀光剑芒闪烁不停。

    阿珩被拽得歪歪扭扭,又突见赤宸,心神激荡,灵力不受控制,身体变得滚烫,以少昊和赤宸的灵力都禁受不住,下意识地松开了她。

    阿珩脚边的青草野花迅速枯萎,连悬崖下长着的葛藤叶子都开始发黄,少昊和赤宸惊讶地盯着她,阿珩修炼的是木灵,怎么会毁损草木之灵?

    阿珩看到他们的眼神,生了自厌自弃之心,后退几步,冷冷道:“你们现在发现了,我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阿珩。”

    少昊思索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赤宸却眼中只有阿珩,根本不去细想,看她正好站在悬崖边上,大笑着扑向阿珩。

    少昊挥掌,一条白色的巨龙扑向赤宸,想把赤宸逼开,赤宸却未闪未避,任由巨龙袭身,不管不顾地抱住阿珩。

    龙头打到赤宸背上,赤宸被打下悬崖,阿珩也随着他坠下。

    “啊——”

    阿珩尖叫着,下意识地紧抱住赤宸,风声呼呼地在耳畔吹过,青丝飞起,迷乱了她的眼睛。

    这一刻,万丈悬崖,两人疾落如流星,命悬一线,她的世界被逼得只有他了,不得不依靠他。

    阿珩瞪着赤宸,眼中似恨似怨,“放开我!”

    赤宸背上挨了少昊一掌,怀里的阿珩又烫如火炭,痛得他龇牙咧嘴,却嬉皮笑脸地说:“不放手,你杀了我也不放手!”

    少昊看到阿珩也被带下悬崖,忙召唤玄鸟,飞跃而下,急急追来。

    眼看着赤宸和阿珩好像就要触地,赤宸长啸,逍遥从谷底飞掠而出,接住了赤宸和阿珩,一个盘旋提升,向远处飞去,赤宸回头看了看少昊,居然得意扬扬地咧嘴一笑,做了个鬼脸。

    逍遥一振翅就消失不见了,遨游九天的大鹏根本不是玄鸟所能追赶。

    少昊呆立在玄鸟背上,痴看着长空浩荡,晚风清凉,山岚聚,雾霭散,他的指间似乎还有阿珩的余温,可是,她又一次从他指间离去。

    少昊心内滋味复杂,他当然可以调遣手下的力量去搜寻阿珩,可是他能吗?在难以分辨的悲伤中,隐隐竟然对赤宸有一点羡慕,张狂无忌,随心所欲也许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可真正能做到不怕生死、不计得失、不惧世人眼光的又有几个?

    逍遥的速度比两百多年前更快了,不过盏茶工夫,就进入神农国内,它速度渐慢,越飞越低,落在百黎。

    “放开我!”阿珩用力挣扎着,想甩脱赤宸。

    赤宸拿出一截龙筋,把自己的左手和阿珩的右手捆在一起,打了个死结,决绝地说:“什么时候你想起我了,我什么时候解开它。”

    阿珩气得怒嚷:“我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呢?”

    “那我们就这么一辈子。”

    赤宸强拖着阿珩往前走。

    在这个远离红尘繁华的地方,两百年的时光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一切都是老样子。

    凤尾竹间的竹楼依旧是老样子,半新不旧,竹台上停着几只不知名的鸟,叽叽喳喳地叫着。

    白色石块砌成的祭天台,因为日日维护,丝毫不见陈旧,洁白如新,周围悬挂的兽骨风铃有的洁白,有的泛黄,和从前一样,风一过,就叮叮当当地响。

    祭台的外面,全是桃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两百年前,这里还没有这么多桃树,看来是这两百年间栽下的。

    赤宸推开竹楼的门,把阿珩拖到竹台上,“还记得这里吗?”

    阿珩冷冰冰地说:“不记得!”

    赤宸指着山坡上的桃树问:“记得那里吗?”

    “不记得!”

    他抱着阿珩跃下竹台,从桃林间慢步走过,“有没有想起一点过去?我们曾许诺不管身在何处,当桃花盛开时,都相会于桃花树下,不见不散。”

    阿珩看着四处的桃树,若有所思,赤宸满眼期盼。

    阿珩忽然淡淡一笑,“我倒是想起有一次我和少昊相逢于桃花树下,那天正好是高辛的放灯节,他带我去看河灯,我们同乘玄鸟,从高空俯瞰高辛,整个大地星辰密布,可真美啊!”

    赤宸神色难看,紧紧地抓着阿珩的手,阿珩不耐烦地说:“不要白费时间,忘记了就是忘记了。”

    赤宸牵着阿珩走到一株大桃树下,“还记得这里吗?”

    阿珩无聊地打量了一眼,“一株比别的桃树更大些的桃树。”

    赤宸握着她的手去摸树上刻的字,“这些字呢?”

    阿珩淡淡看了几眼,嗤地讥笑,“写这么多的赤宸做什么?难道是以前的那个阿珩写的?她可真够闲的!”

    “你我约定桃花树下不见不散,可是我失约了。第一次,因为神农王当日亡故,云桑下令封山,我没能赶来;第二次,因为我怒你嫁给了少昊,以为你已经变心,收到你的衣袍后,虽然明白了你的心意,可又恨你水性杨花。但其实我来了,看看我身上的衣袍,我又捡了回去。”赤宸强把阿珩的手摁到她用簪子刻的字上,“你骂得很对,‘既不守诺,何必许诺?’诺言的意义就在于明知不能为、不可为时,也要拼命做到。”

    阿珩手指冰凉,没有任何反应,赤宸把她的手摁在心口,“今生今世,永无第三次!”

    阿珩甩脱他的手,冷冷地说:“即使我需要男人的诺言也自会去找我的夫君少昊要,不劳您多事!”

    赤宸神色黯然,默站了一瞬,拉着阿珩继续边走边看周围景致,行到祭台边,他拖着阿珩坐下,“两百年不见,你就不想知道这些年我做了些什么吗?”

    阿珩好笑,“我根本不记得你了,干吗要关心你做过什么?”

    赤宸悲伤地看着阿珩,阿珩低下头,撕扯着龙筋,想把它解开。

    他们的面前是百亩桃林,山风吹过,绿叶翻滚,犹如绿色的波涛,祭台四周的风铃时急时缓地响着。

    叮当、叮当……

    反反复复的声音越发凸显出山野的静谧。

    良久的沉默后,赤宸低沉的声音乍然响起,“你认识的巫王已经死了,米朵和金丹也走了。米朵老时,一直想再见你一面,说什么都不求,就是想再给你做顿饭吃。她一遍遍追问你的下落,我却无言以对。米朵惦记着你爱喝酒嘎,每年都把最好的酒嘎用石坛封好,埋在桃树下,这边的几十株桃树,每株下面都埋着一坛米朵为你做的酒嘎。她老得眼睛都看不清时,依旧挣扎着为你做了一坛酒嘎。”

    阿珩解龙筋的手不知不觉停了,凝视着桃林,咬着唇,一声不吭。

    “头几十年,每年四月,我来百黎时,都和他们一块儿喝酒嘎,金丹陪着我种桃树,米朵把酒坛埋到树下,我喜欢听他们谈论你,就好似你仍在一样。后来他们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无数个夜里,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我真正理解了师父的感受,漫长的生命就是最大的惩罚,很多时候我会忍不住大笑,因为,我活该!”

    赤宸的头深埋着,阿珩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能看到他鬓角的白发,以他的年龄和神力,实不该如此。她轻叹了口气,温和地说:“反正我已经全都忘记了,你也不必愧疚,你就当作我没有复生,把我全忘了吧!”阿珩一边说话,一边居然悄悄地解开了龙筋。

    赤宸沉声问:“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

    阿珩猛然跳起,撒腿就跑,“让我重新开始,我就原谅你。”

    赤宸反应十分机敏,立即就追上来,在桃林中抓住了她。阿珩又踢又踹又骂:“我已经全忘记了,我想重新开始,我就要重新开始!”

    赤宸神色悲痛,默默地盯着她,一瞬后,突然把她用力抱起,扛在肩头,跃到逍遥背上,“好,让你重新开始!”

    阿珩不停地打着赤宸,“放下我,放下我!”赤宸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驾驭逍遥疾驰。

    一会儿后,逍遥落在了一处旷野中。赤宸像栽葱一般,把阿珩立到地上,阿珩刚一站稳,转身就逃。

    赤宸倒不着急,倚着逍遥,好整以暇地说:“你跑吧,跑一次,我抓一次,看看是你跑得快,还是我追得快。”

    阿珩脚步一顿,回过身,又是无奈,又是愤怒地喊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不是要重新开始吗?我们就重新开始!”

    阿珩对赤宸不停地作揖行礼,近乎哀求地说:“赤宸,赤宸大将军,我已经忘记了你,你堂堂一国大将,何必再纠缠不休?比无赖还不如!”

    赤宸靠着逍遥,抱臂而笑,满不在乎地说:“我就是纠缠不休又如何?我就是个无赖又如何?”

    阿珩气得双目喷火,破口大骂:“浑蛋,禽兽,野兽,禽兽不如的浑蛋,蛇蝎心肠……”

    赤宸笑眯眯地听着,边听边点评:“这句‘禽兽不如’骂得很好,禽兽当然不如我了,它们见了我逃都来不及!蛇蝎心肠……”赤宸咂巴着嘴,摇摇头,“不好,不好!太娘气了!你好歹想个更毒辣的野兽来比喻……”

    阿珩气得浑身打战,理也讲不通,骂也骂不过,怒火上涌,直接动手!

    几团赤红的火焰飞向赤宸,赤宸撒腿就跑,阿珩追在后面,七拐八绕,竟然跑进了一座城池中,今日应该是个节日,大街上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有好打抱不平者看一个瘦弱女子追着一个魁梧大汉跑,动了怜香惜玉之心,时不时踢根木头扔块瓜果,阻拦赤宸。

    赤宸在人群中钻来钻去,每次看似阿珩就要打到他,他又如泥鳅一般溜了,气得阿珩什么都顾不上,一心只想抓住他。

    赤宸边跑边叫:“好媳妇,我知道我这次错了,让你伤心了,下次再不敢了,我一定信你,敬你,疼你,护你……我不会相信我听到的,也不会相信我看到的,我只相信我心感受到的!好媳妇,你饶我一次,就这一次……”

    原来是小两口闹别扭,众人都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七嘴八舌地相劝。

    阿珩不知是气还是羞,满面通红,泫然欲泣,恨恨地跺着脚对赤宸嚷:“我是少昊的媳妇,不是你的!”

    赤宸脚步立停,回身盯着阿珩,似伤又似怒,硬邦邦地说:“他休想!”

    阿珩看到他的样子,自己的气反倒消了,笑笑说:“我乐意,他就能想!你可管不着!”

    赤宸脸色越发难看,阿珩越发高兴,也不想打赤宸了,竟然转身要走了。

    赤宸凝视着她的背影,压下胸臆间的不适,强行凝聚灵力。

    从南边传来几声闷雷一般的声音,好似什么东西炸裂了,几道红光冲天而起,刹那间南边的天空已经火海一片,整座城池都笼罩在红光中。

    所有人都看向南边,目瞪口呆,没有一丝声音,整座城好似变成了死城。半晌,有老者高举双臂,哭嚎道:“天哪!博父山的山神又发怒了!”

    男女老幼纷纷跪倒在地,对着博父山跪拜,泣求山神息怒,有人哭叫道:“我们去求西陵娘娘。”众人纷纷附和,人群汇聚在一起,一步一跪,朝着城外的祭台而去。

    阿珩仓皇地打量着四周,这才明白为什么她有似曾相识之感,原来这里竟然是博父国。

    天边的潋滟红光,遮盖了星辰,黯淡了灯光,大街小巷都笼罩在迷蒙的红光中。赤宸一身泣血红袍,站在街道中央,脚踩大地,头望苍天,凝然不动,好似世间万物都不看在眼内,也全不在乎。

    阿珩惊骇地盯着他,“你是个疯子!”

    赤宸含笑道:“两百七十年前,有个叫西陵珩的女子,灭了炎灷的练功炉,救了博父国,至今博父国内到处都是西陵珩的祭坛,今日就是祝祷西陵娘娘的灭火节。两百七十年后,赤宸点燃了博父山,你若今日离开,那就让它烧去吧!我倒是要看看,如今的天下谁有胆子灭赤宸的火炉?”两百年来,在赤宸的雷霆手段、铁血政策下,他的名字在神农国等同于死亡,根本无人敢违逆。

    阿珩默默凝视着天际的红光。

    孩子的哭声,人群的跪拜祈求声,声声传来。

    过了一会儿,阿珩向着红光走去。

    赤宸默默地跟随在她身后,只要他不想放手,那么不管天命如何,他都会把命运拖回来。阿珩想重新开始,那么就重新开始吧!

    不过——不是和少昊,而是——要从他们相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火势猛烈,博父山下到处都是滚烫的气柱,融化的岩浆。

    阿珩小心翼翼地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痛哼,她脚步顿了一顿,没有回头,可也不敢继续往前走了,谨慎地后退了几步。一声巨响,滚烫的气柱从地下喷出,把四周的岩石击得粉碎。

    赤宸的笑声传来,“好媳妇,你怎么停下了?”

    阿珩气得直磨牙,恨不得立即离开,永不要再见赤宸,可更知道他说到做到,今日她若离开,博父山的火会永远烧下去。

    阿珩继续走着,赤宸在她身后嬉皮笑脸、油嘴滑舌,逗着阿珩说话,一口一个“好媳妇”。阿珩满肚子怒气无处可发,只能紧咬着牙,一声不吭。

    行到一片坑坑洼洼的泥浆地,阿珩举步而入,赤宸“咳咳”的咳嗽声不停地传来。

    阿珩忍不住冷笑,不但不理会他,反倒走得越发快。

    黄色的气泡带着地底的毒煞汩汩冒出,赤宸咳得声嘶力竭,阿珩却充耳不闻,昂着头,走得怡然自得。

    “唉!我倒是忘记了,好媳妇学过《百草经注》,这点地煞毒怎么会难倒她呢?看来你把老头子的东西记得很牢嘛!”笑声从身后传来。

    阿珩气得紧捏拳头,想要捏死自己,她是没进狼窝,却入了虎洞,梗着脖子说道:“我本来就是有些事记得,有些事不记得,有什么大惊小怪?”

    阿珩如今的身体孕育在虞渊,诞生在汤谷,并不惧火,走得比以前轻松,只花费了以前一半的时间就到了博父山脚下。

    她向山上攀缘,赤宸跟在她身后,哼哼唧唧地喊痛,“好媳妇,你走慢点,我痛得很,爬不动了。”

    阿珩不理他,只在心内咒他,装!装!你就往死里装吧!

    几个火球飞落,阿珩躲都没躲,甩袖轻挥,火球被她轻松地扫开。

    身后却传来一声短而急促的惨叫,阿珩实在受不了,冷嘲道:“大将军,你装了一路不累吗?”

    “好媳妇,救我……”

    阿珩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

    走了半晌,身后再没有一点声音。

    这一路之上,赤宸不是在后面油腔滑调地逗阿珩,就是哼哼唧唧地喊疼,阿珩听得又烦又气,可这会儿没了他的声音,又觉得若有所失。

    “赤宸,你怎么不装了?”

    没有回音,阿珩心内七上八下,哼,不知道又是什么诡计!我才不会上当!

    强忍了半晌,终是忍不住,装作整理裙裾,弯下了身子,偷偷向后看,却压根儿不见赤宸。

    她立即回身,四处张望,漫天烟火中,不见那袭张狂耀眼的红袍。

    她匆匆往回跑,看到赤宸昏倒在路边,满身泥污,幸亏有一方凸起的石头挡着,才没有摔下悬崖。

    阿珩蹙眉,“喂,你别装死好不好?”

    没有声音。

    阿珩犹豫地走过去,检查了下他的身子,这才发觉赤宸并非装的,他的确是重伤。

    赤宸在灭魔阵中伤得很重,本就旧伤未愈,为了劫走阿珩,生生挨了少昊一掌,没有调息就驾驭逍遥疾驰赶路,又不顾伤势,强行汇聚灵力把博父山点燃。一路而来,他一直强压着伤势,勉力支撑,此时再也压不住,已是力竭神昏。

    赤宸全身滚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脸都被烧得发红,却还是嬉皮笑脸,“好媳妇,又要你背我了。”

    阿珩瞪着赤宸,气得呼哧呼哧直喘气,喘了半晌的气,却无计可施,只能把赤宸背起来,“警告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扔到火眼里去,烧死你!”

    “你舍得吗?只怕是伤在我身,痛在你心。”赤宸伤得已经走都走不动,可一张嘴皮子依旧油腔滑调,占着阿珩的嘴头便宜。

    阿珩走到悬崖边,作势欲扔,赤宸忙讨饶,“舍得,舍得,你舍得!”

    阿珩“哼”了一声,背着他继续走。

    赤宸烧得昏昏沉沉,头软软地俯在阿珩肩头,却忽然低声笑起来。

    “你笑什么?”

    “笑你傻啊!我当年为了试探你,把自己变得和座小山一样沉,你却一点没察觉异样,背得满头大汗,还担心我被火伤着。”

    阿珩恨恨地咬了咬牙,嘴里却淡淡说:“你如此多疑自私,难怪我会忘记你,看来都是你自作自受。”

    赤宸半晌都不搭腔,阿珩又担心地叫他:“你可别睡过去,让山上的热毒入了心脉。”

    赤宸脸贴着阿珩的脖颈,在她耳畔低声说:“阿珩,我是自作自受。”

    阿珩不吭声,爬到山顶,她把赤宸放下,“你坚持一会儿,我去把这火彻底灭了。”

    赤宸拽着她,“还是我来吧!”

    阿珩气结道:“疯子!点火是你,灭火也是你,你不把自己的命当命无所谓,可你别不把别人的命当命!”她甩脱了赤宸的手,“老实待一边去!”

    阿珩拔下髻上的玄鸟玉簪,这是高辛归墟内万年水灵凝聚而成的水玉,可避火、幻形、疗伤,真正的稀世之珍,是当年高辛国送的聘礼,她一直未戴过。这一次,缬祖为了让她身体尽快康复,寻出来为她戴上,没想到……

    阿珩暗叹一声,把水玉簪子抛出,簪子化作了一只水蓝色的玄鸟,清脆鸣叫着。在阿珩的灵力催动下,玄鸟挥动翅膀,朝着火焰飞去,不愧是万水之眼的水灵,地火在它面前迅速消退,玄鸟绕着博父山一圈又一圈飞着,直到火势尽灭,方缓缓落在山头,化作鸟状石峰,封住了火眼。

    火光灭去,天色异样黑沉,阿珩仰头看着天空的星星,星罗棋布,分外璀璨,一闪一闪,好似颗颗宝石。

    阿珩回身,看着赤宸,一头青丝失去了绾束,披垂而下,星光下,有一种欲诉还休的妩媚。

    赤宸懒懒地斜倚着石头,看着阿珩,满面笑意。

    阿珩扶起他,“你打算去哪里养伤?”

    “百黎。”赤宸的手从她发间顺过,随手把她的头发绾起,用驻颜花簪上。

    阿珩面色骤变,立即拔下,扔还给赤宸,“我送你一程,最后一次!若你再纠缠不休,轩辕和高辛两族绝不会客气!”阿珩眉目森冷,难得地有了王族的杀气。

    赤宸神色黯然,默不作声,靠着阿珩,身子滚烫,呼吸紊乱。

    也不知道他和逍遥心意如何相通,逍遥悄无声息地出现,流星般落下。阿珩半抱半扶着赤宸,坐到逍遥背上,“逍遥,你飞慢点,赤宸有伤,我的灵力驾驭不了太快的速度。”

    逍遥轻轻颔首,展翅而起,徐徐飞向百黎。

    晚风清凉,繁星满天,逍遥平稳地飞着,阿珩不想理睬赤宸,只专注地欣赏周围的景色。

    飞出博父国后,繁星渐稀,阿珩正惋惜,却见云海中一轮巨大的圆月,云追月,月戏云,别是一重风景。

    赤宸低声说:“那一次我去朝云峰找你,阿獙带着我们逃走时,也是这样明亮的月色,当时我虽然被你大哥打得重伤,可心里真欢喜。”

    阿珩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月亮,用行动回答了赤宸。

    赤宸看着冰冷的阿珩,忽而不确定起来,天倾了,可以扶,地覆了,可以撑,但碎了的心能补吗?用什么去补?

    逍遥落下,阿珩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说道:“这不是百黎,你把我们带到了哪里?”

    逍遥不理她,自顾展翅而去,把阿珩和赤宸丢在了荒山野岭间。

    阿珩气得直跺脚,赤宸欺负她,连他的鸟都欺负她!

    “赤宸,赤宸,醒一醒,我们迷路了。”阿珩摇着赤宸。

    赤宸烧得昏昏沉沉,难受得直皱眉头。

    阿珩摸了摸他的脉息,看来是撑不到百黎了,必须先给他配些药疗伤。她看了看周围,两侧青山起伏,草木茂盛,一条小溪在山涧中蜿蜒穿过。

    阿珩背起赤宸,沿着小溪而行,边行边寻找着草药。

    随着山势开阖,溪水忽而急促,忽而轻缓,阿珩背着赤宸,行动不便,石头又滑,走得歪歪扭扭,裙子鞋子都湿了,所幸倒真找到了不少草药。

    行到一处,小溪汇聚成一汪潭水,潭边参差错落着石块,阿珩拣了一块平整的青石,把赤宸放下。

    把草药碾碎,用泉水给赤宸灌下,又脱下他的衣衫,用十几枚大小不一的松针,凝聚灵力刺入他的穴道,疏导他的灵气,缓和伤痛。

    手边没有灵草神药,阿珩只能在他头顶足下燃了艾草,完全用灵力来拔出他体内的热气。赤宸的烧慢慢退了。

    一番忙碌完,阿珩毕竟也是重伤初愈,累得手脚发软,瘫坐在一旁休息。

    水潭四周怪石嶙峋,草木葱茏,月光从林间洒落,星星点点落在石上,月照树,树映泉,泉动石,石托影,静中有动,动中含静,美妙难言。

    阿珩深吸了几口气,只觉心神舒畅。她的鞋子衣裙早已湿透,又沾染了不少泥污,穿着很不舒服。她看赤宸鼻息酣沉,一时半会儿醒不了,遂轻轻脱去衣衫,滑入了水潭中,把衣衫鞋子洗干净,搭在青石上,探头看看赤宸,他仍在昏睡,她就又放心大胆地在水潭里游着。

    从这头游到那头,再从那头游回来,和水中的鱼儿比赛着谁快,只觉尘世的一切烦恼都不存在了。

    四周山色如黛,山峰高耸入云,天变得很窄,月儿就挂在窄窄的天上,阿珩仰躺在水面上,伸手去碰月,明知碰不到,可仍喜欢不停地伸着手。也许是喜欢伸手摘月的肆意动作,让人心中无限欢喜,也许是喜欢看水珠从指间纷纷坠下,银色的月光照得水珠好似一颗颗晶莹的珍珠,叮叮咚咚地落在平整如镜的潭面上。

    突然,几片绯红的桃花瓣飘下,落在阿珩的面颊上,阿珩拈着桃花瓣,惊疑不定,此时已经仲夏了,哪里来的桃花?仰头望去,只见四周的山峰,山顶突然变成了红色,红色继续向下蔓延,短短一会儿,从山顶一路而下,千万树桃花次第怒放,一团团,一簇簇,红如胭脂,艳比彩霞,令黑沉沉的天地突然变得明艳动人。

    月色如水,轻柔地洒落,桃花瓣簌簌而落,犹如春雨,一时急,一时缓,沾身不湿,吹面不寒,只幽香阵阵。

    看着漫天花雨,阿珩犹如置身梦中,恍恍惚惚地回身,赤宸坐在石上,微笑地凝视着满山涧的桃花,脸色惨白,身子轻颤,显然这一场逆天而为的举动损耗了很多灵力。

    “我为你疗伤不是让你去逆时开花。”

    赤宸仰头看着月亮,自顾自地说:“五百多年前,我的灵力还很低微,炎灷带着一群神族高手来追杀我,我受了重伤,四处躲藏,却怎么逃都逃不掉。逃到此处时,我心里明白我活不长了,我宁愿摔死,也不愿意死在炎灷手里。当我绝望地从山崖纵身跃下时,却突然看到一个青衣少女一手挽着裙子,一手提着绣鞋,走入了山涧。当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那一晚的桃花就像现在一样落着,缤纷绚烂,美如梦境……”

    赤宸伸手接了一把桃花雨,微笑地看向阿珩,“那个少女就和现在一样在水里嬉戏,好似山精花魂。我躲在山顶,看着她,感受到了春天的勃勃生机,我就像那些春天突然发情的野兽,身体真正苏醒,只一个瞬间,灵智随着身体的苏醒真正打开,第一次明白自己是谁。”

    赤宸滑下石头,走入水潭,朝着阿珩走来,阿珩口干舌燥,往后退去,所幸水潭上落满了粉粉白白的桃花,看不见她的身子。

    赤宸说:“我不知自己有无父母,不知自己从何而来,自我记事,就和山中的野兽在一起,但我和虎狼豹子长得完全不一样,我小时也曾好奇为什么自己和它们都不一样,为什么它们都有无数同伴,我却孤零零一个,我也好希望自己有一个同伴。我偷偷接近山寨,看孩童戏耍,学他们说话,学他们走路,甚至偷了他们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和他们一样,想和他们一起玩,可是小孩们用石头丢我,女人们用火把烧我,男人们用箭射我,我只能逃进深山。”

    赤宸指着自己的心,“那时候,我灵智未开,还不明白为什么我这里会那么难受,我愤怒地杀死他们的家畜,毁掉他们的房子,让他们一见我就逃,再不敢射我打我,可我这里没有好过,反倒更加难受。我躲在黑暗中窥视他们,发现他们喝酒时都会在一起欢笑,我偷了他们的酒,学着他们喝酒,以为一切欢笑的秘密藏在酒桶里,可直到我练得千杯不醉,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秘密,究竟怎么样才能欢笑呢?”

    赤宸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神情迷惘,阿珩从未见过他这么无助,即使今日的他已经纵横四海,所向披靡,可那个孤独困惑的小赤宸依旧在他体内。

    “神农王说要带我去神农山,我表面上很不情愿,要他请我、求我、讨好我,其实心里乐开了花,从来没有人请我到他家去玩,神农王是第一个。在神农山,我跟着神农王学习做人,那里有很多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坐在篝火旁喝酒,可是我比在大山里更孤单。在山里时,我至少可以自由自在地蹿高蹿低,高兴了就尖叫,不高兴了就乱嚎,可在神农山,我不能像野兽一样没规矩。那些和我一样的人总用刀子一样的眼神看我,他们既害怕我,又讨厌我,笑眯眯地叫我禽兽,我傻傻地一遍遍答应,还为了能和他们一起玩,做各种他们要求的动作,学狼爬行,学猴子在枝头跳跃,他们冲着我大笑,我也冲着他们傻傻地笑。直到榆襄看到,训斥了他们,我才明白禽兽不是个好话,他们叫我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羞辱我。我讨厌他们的目光,讨厌他们的笑声,不想做人了!我捣毁了学堂,逃出神农山,榆襄星夜追来,劝我回去,我骂他打他,让他滚回去,他却一直跟着我,他说,‘只要你有真正想去的地方,我就离开。你想去哪里?’我呆站在旷野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山中的野兽换了一茬又一茬,早已经不是我当年认识的野兽了,这座山或者那座山对我没有任何意义,都只是一座山,四面八方都是路,可我该走向哪里?东西南北对我没任何意义,也没有任何区别。我站在路口发呆,从深夜站到清晨,从清晨站到傍晚,天下之大,我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榆襄一直陪我站着,他问我,‘你为什么愿意跟随父王回神农山?为什么想做人?’我想起了那个山涧中的少女,当我在山顶嗥叫时,她仰头看到我,对我粲然而笑。”

    赤宸低头看向阿珩,“想起她的那一瞬,我突然觉得做人并不是一件没意思的事,即使仅仅为了拥有一刻那样的笑容。榆襄看出我心有牵挂,温和地说,‘做人并不是那么坏,对吗?我们回去吧。’于是我跟随榆襄返回了神农山。”

    阿珩看着赤宸,嘴巴吃惊地半张着。赤宸温和地笑了,“四百七十年前,在这个山涧中,我第一次看到你。你肯定已经记不得了。”

    阿珩咬着唇,什么都没说。那个夜晚,一只野兽在悬崖顶对月长嗥,她仰起了头,欢喜地笑着挥手,因为那一刻,天地不仅属于她,还属于它。

    赤宸和阿珩面对面,站在水潭中,桃花纷纷扬扬,落个不停,好似笼着一层粉色的轻纱,两人的面容都朦胧不清。

    赤宸看着迷蒙的桃花雨,缓缓说道:“在神农王的教导下,经过两百年的刻苦学习,我已经是一个很像人的人了,我懂得品茶饮酒,懂得抚琴吹笛,也懂得行烦冗无聊的礼节,说言不及义的话。二百七十年前,炎灷用博父山的地火练功,以致博父国火灵泛滥,四野荒芜,榆襄那个心地善良的呆子听说了此事,求我来博父国查看一下虚实。当我查清一切,准备离开,蓦然回首间,竟又看见了那个青衣女子,她从漫天晚霞中,向我款款走来,惊喜让我一动不能动,可是,我不敢接近她,我竟然慌得想逃跑。”

    阿珩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赤宸做事向来勇往直前,竟然也会有胆怯的时候?

    赤宸说道:“六百多年前,有一个小男孩跟着父亲入山打猎,父亲被老虎咬伤,他也要被老虎吃掉,我看着那个小男孩心里好欢喜,就救了他们,留下小男孩和我一起玩。我带他去坐老虎满山跑,让猴子从峭壁上摘最好吃的果子给他,捉了小鸟给他唱歌听,我带他去看我的每一个洞窟,把我最柔软的窝给他睡。我好欢喜和他一起玩,以为他也很欢喜和我玩,可没想到他心里一直想回村子,只是天天装着和我玩得很开心,我那时只知道欢喜就叫,不欢喜就嚎,我以为兔子不喜欢和狼玩,自然一见狼就逃,根本不懂人的复杂心思。一段日子后,等他知道了我的每一个洞窟,他父亲和一大群猎人来杀我。”赤宸顿了一顿,淡淡说,“是他领的路。”

    阿珩眼中隐有泪光,赤宸冷冷一笑,“我九死一生,不过最终还是活了下来。我把他、他的父亲,和所有猎人都杀了!几个村子的人为了除掉我,约定放火烧山,我只能逃,他们发现我身上有箭伤,一直追在后面,我逃了一座山又一座山,逃到百黎。我躲在水底下,听到他们要百黎族人帮他们杀我,没想到百黎的巫师拒绝了。他说,‘我们饿时,猎取野兽的肉是为了果腹,我们冷时,猎取野兽的皮是为了取暖,不饿不冷时,杀野兽做什么呢?’”

    阿珩很诧异,她一直以为赤宸出生在百黎,没想到他并不算真正的百黎族人,只怕连神农王都不知道此事,人说狡兔三窟,赤宸不知道有多少窟。

    赤宸淡淡笑道:“六百多年来,人们要么怕我,要么想杀我,即使待我最好的神农王,仍会为了族民安危给我下毒,可我依旧敬他、尊他,视他如父,只因他从没有欺骗过我。记得有一次神农王教我书写‘大义’二字,我问神农王,什么是大义,他解释了半天我都没明白,后来他说若让他在族民和我之间选择,他即使再愧疚,也会毫不犹豫地杀死我。他也曾非常坦率地告诉我当初想要收我为徒,是因为看中我天赋异禀,能帮他保护神农国。还有我看作兄长的榆襄,其实,我很不喜欢榆襄做事的温软敦厚,没有决断,可他一直是个诚实的人,我会一直把他看作兄弟,给他最忠诚的心,但如果有朝一日,他背弃永不猜忌的誓言,我会第一个杀了他!”

    阿珩盯着赤宸。

    赤宸凝视着阿珩,“我不在乎别人来猎杀我,却绝不能容忍那个小男孩来猎杀我!我能容忍别人欺骗我,却绝不能容忍神农王、榆襄欺骗我!两百七十年前,我看到你转身就走,不敢接近你,是因为我害怕有朝一日,我会杀了你!”

    不知是水冷,还是赤宸的话冷,阿珩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赤宸自嘲道:“我能活下来,就是因为我是一头禽兽,够狡诈、够狠毒、够冷酷。”

    可这头“禽兽”却因为百黎巫师的一言之恩,把自己认作百黎人,护佑了百黎数百年,不惜以己命和神族对抗,让曾经的贱民变成了英雄的民族;他明知神农王在利用他保护神农,却依旧义无反顾地许下重诺。

    不知道何时,东边的天空亮了,清冷的晨曦从树梢斜斜射下,映得两人的身影都半明半昧,半冷半暖。

    赤宸凝视着阿珩,“我生于荒岭,长于野兽中,我没有少昊的家世、修养、风华,也不可能像他一样,给你最尊贵的地位,让你成为一国之后,让整个天下都敬重你,你跟着我,注定要被世人唾骂,但……如果、如果你还愿意记得我,我会把我此身唯有的东西彻底交给你。”赤宸用拳头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心口,语声铿锵,“我的这颗心!”

    阿珩撇撇嘴,想冷笑,可看着这个略有几分陌生的赤宸,她一点都笑不出来。就像毒蛇抛弃了毒牙,虎狼收起了利爪,刺猬脱下了尖锐的刺,他褪去了一切的伪装,把最脆弱、最柔软的一面暴露在她面前,没有了张狂不羁,没有了什么都不在乎的傲慢,没有了讥讽一切的锋利,眼前的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子,一个受过伤,会痛、会难过、会害怕再受伤的男子。

    阿珩迟迟不语,赤宸盯着阿珩,眼睛黑沉深邃,似有千言万语,却又一句话没说,半晌后,他猛地转身走回石头旁,拿起衣服披上,“阿珩,不管你是真忘记,还是假忘记,我现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你若真不愿意,那就当机立断,趁我重伤在身立即杀了我,否则等我伤好后,一定会不择手段纠缠到底!”

    赤宸背对着阿珩站着,一动不动。

    阿珩默默地站着,胸膛起伏剧烈,很久后,她走过去,安静地穿好衣服,面色冰寒,道:“好,那我就杀了你!”

    她朝赤宸走过去,手掌放在赤宸的后心上,只要灵力一吐,赤宸就会立即气绝身亡。

    赤宸闭上了眼睛。

    阿珩咬了咬牙,灵力送出。赤宸已是强弩之末,神竭力尽,身子向后倒下,阿珩抱住了他,“为什么宁肯死也不放弃?”

    赤宸脸色惨白,平静地看着她,对死亡无忧无惧,一双眸子褪去了狡诈凶蛮,好似两汪深潭,清澈见底,空无一物,唯有两个小小的阿珩。

    阿珩恨恨地盯着赤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明知道伤在你身,痛在我心,却故意一逼再逼,我是真想杀了你这个折磨人的浑蛋……”

    赤宸一听到前半句话,就破颜而笑,刹那恢复了生气,立即把阿珩抱在了怀里,阿珩推着他,似乎不想被他触碰,可又不是那么坚决地要推开他,欲拒还迎间对赤宸是又恨又喜,又怨又怜。

    赤宸紧紧地抱着她,也不知是惊喜,还是后怕,身子簌簌直颤,一遍又一遍叫:“阿珩,阿珩,阿珩,我的阿珩……”

    渐渐的,阿珩的推打变成了拥抱,双手紧抓着赤宸,俯在他怀中,无声而泣,哭着哭着,声音越来越大,变成了号啕大哭,哭得惊天动地,好似要把几百年的委屈痛苦都哭出来。

    两人彼此贴着,身子都在抖,赤宸一遍遍说:“我错了,我是浑蛋,我是不识好歹的浑蛋……”

    阿珩哭着哭着,忽然嘟嘟囔囔地说:“他们才是浑蛋!”

    “谁?”

    阿珩一边哭得肝肠寸断,一边愤愤地说:“神农山上所有欺负过你的坏蛋!”

    赤宸一愣,谁敢欺负他?待反应过来,只觉心潮起伏,情思缠绵,不管有多少的刺骨之伤都在这句话中消解了,他长叹一声,用力把阿珩按入怀里,像是要揉到骨血中,一生一世再不分离。

    赤宸赔着小心哄阿珩,可阿珩越哭越伤心,一直停不住。赤宸怕她伤到身体,九分真一分假地“哎哟”了一声,阿珩果然立即忘了伤心,急急忙忙地检查他的伤势,边为他疗伤边埋怨:“你下次若再这样不管自己死活,我绝不会浪费精力救你。”

    赤宸不说话,只是看着阿珩,看着她为自己紧张,为自己心疼,看着她因为自己而笑,因为自己而哭,从心底深处有温暖源源不绝地溢出,早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阿珩想去寻一些草药,赤宸却抓住她,不让她走。

    “我去去就来。”

    赤宸像个任性霸道的孩子,摇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阿珩。

    阿珩无奈,“你的伤怎么办?你不想好了吗?”

    “我的伤在心里,不在身上,你就是我的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的伤自然而然就会好。”

    阿珩又气又笑,“胡说八道!”

    “真的,你忘记我的功法和你们都不一样吗?只要我的心神平静安宁,和天地融为一体,对我而言,天地万物都可以给我灵气、帮我疗伤。”

    赤宸用力拽住阿珩不放,阿珩只得躺到他身边,枕在赤宸胳膊上。

    赤宸看着阿珩,“我舍不得睡,就想一直看着你,可更舍不得让你为我的伤势担心。我稍稍睡一会儿,你别走开。”

    阿珩一边用手把赤宸灼灼的视线挡住,一边红着脸啐道:“要睡就睡,哪里睡个觉都有那么多废话?”心里却是甜蜜欢喜的。

    赤宸笑着闭上了眼睛,立即陷入沉睡。

    阿珩静静地看着他,心绪宁和,眼皮子越来越沉,她毕竟也被赤宸折腾得两天没有睡觉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睁眼时,已经是正午,明亮到刺眼的太阳正正地挂在悬崖顶上。

    两人头挨头躺着,彼此呼吸可闻,都知道对方醒了,却都没说话,贪恋着这一刻的温暖。

    山谷安宁静谧,日光映照下,树木越发翠绿,托得桃花越发明媚,人心一静,能听到落花的簌簌声,清泉从石上流过的潺潺声,还有深山里的布谷鸟有一声没一声地啼叫。

    阿珩低声问:“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阿珩的话没头没脑,赤宸却完全明白,笑着指指左边的峰顶。

    “那你都看见了?”

    “嗯,一清二楚。”

    阿珩脸埋在赤宸肩头,捶打赤宸。赤宸哈哈大笑,整个山谷都在回音。忽而他觉得阿珩伏在他肩头,一声不吭,不安地问:“怎么了?”

    阿珩半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神色严肃,似有话要说,却又好像畏惧着,不敢张口。赤宸也不再嬉皮笑脸,虽一声不吭,却用温柔的视线鼓励着她。

    “我告诉你我并不是以前的阿珩,并不是在骗你,我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阿珩,我有可能……是魔!”

    赤宸笑笑,不以为然地说:“你身体里的力量是非常奇怪,那又怎么样呢?”

    阿珩低声说:“还很恐怖。”

    她走到一株大树旁,把手掌放到大树上,很小心地让力量流出,已经成长了上千年的大树开始枯萎,树叶纷纷掉落,短短一霎后,整株树都变得焦黑,她立即拿开了手。

    一阵风过,整株大树竟然像碎沙一般被吹散,扬起的黑色粉末随风而去,地上什么都没有了,就好似从来没有生长过一株大树,只有阿珩脚下些微的焦黑提醒着一切并不是梦。

    阿珩脸色发白,看着自己的手掌,自己都被自己吓着了,她回头看向赤宸,他的眼中全是惊讶。

    阿珩说道:“这只是我的一点点力量,父王十分忌惮我的力量,和母亲一起给我下了禁制,帮我封住它们。大哥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任何人,他怕别人会像除魔一样除掉我。”

    赤宸走了过来,拿起阿珩的手掌,阿珩的整只手掌皮都掉了,胳膊上的肌肤红肿得好似被火烧过,一个个水泡鼓起。赤宸握着阿珩的手伸入水中,为她疗伤。

    赤宸温柔地说:“火能给人取暖,也能烧死人,水能滋养花草,也会淹死花草,太阳能令万物生长,也能令万物死亡,不是力量可怕,而是过度的力量可怕。不要憎恶自己,你只是不小心拥有了一些不属于你的力量,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这些力量就像洪水猛兽,放出去容易,收回来难,千万不要过度使用它们。这些力量不是你辛苦修炼所得,你的身体并不能真正掌控,伤到别人的同时更伤到自己,好比刚才,你只是想让树掉叶子,却难以控制地把树毁了,自己也被灼伤。”

    自她苏醒后,所有人都一再叮嘱她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虽然知道他们是关心她,可那种关心也暗示着她的不祥,连她自己都对自己有了厌恶之心。可在赤宸的话语慰藉中,阿珩心中对自己的厌恶不见了,她咬了咬唇说:“如果我真的和父王说的一样呢?是虞渊孕育的魔呢?”

    赤宸微笑,“你若是魔,我就陪你一起化魔,若真这样岂不是更好?我们终于甩脱了那些无聊的人和事,只有你和我。”

    阿珩欲笑又颦,欲嗔又喜,“甜言蜜语,假惺惺!”

    赤宸看着她的样子,忽然情动,低下头,轻轻地吻住了她。

    在温暖的太阳下,在他第一次看见她的地方,他终于做了那件几百年前就想做的事情。

    欢爱过后,阿珩缩在赤宸怀里,四周万籁俱静,只有赤宸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地响在耳边,阿珩闭目倾听,铿锵有力的心跳,澎湃着力量,给她莫名的安心。

    赤宸抚着她的背,眯眼看着日头渐渐西斜,又是一天要过去了。

    阿珩低声说:“我得回去了,这会儿大哥他们肯定在四处找我,再不回去,只怕就要出大娄子了。”

    赤宸漫不经心地笑,“你的意思是说你大哥要找我麻烦?或者还有少昊?”

    “我毕竟是高辛的王子妃,即使少昊不计较,高辛王族也容不得王子妃被劫走,这事有关一国颜面。”

    赤宸敛了笑意,“阿珩,跟我走!我明日清晨就对天下昭告你和我在一起,管他轩辕王高辛王还是青阳少昊,反正你是我的女人,他们若不同意,先过我这一关!”

    在赤宸的灼烫视线下,阿珩真想立即不管不顾地答应了,可是,毕竟她自小的教导都是三思而行、谋定而后动,她不是孤身一人,不能像赤宸一样不顾后果地随心所欲……她心内愁肠百转,眼眶渐渐发红。

    自从苏醒,所有人都只和她讲开心的事,连大哥都不再督促她,可她从点滴言语中已经知道,这两百年来父王对大哥很是冷落,九哥夷澎在父王的刻意栽培下,已经几乎可以和青阳分庭抗礼,三妃彤鱼氏对母亲步步紧逼,看似安宁的朝云峰其实危机四伏。

    赤宸这些年强行推动神农的体制变革,不拘一格选拔人才,誓死追随他的人很多,可恨他欲死的人更多,一旦被敌人抓住把柄,到时候即使榆襄想帮他也帮不了,因为国有国法。

    赤宸看到阿珩低着头,泪珠一颗颗掉落,长叹道:“罢罢罢!我不逼你,你说怎么办?”

    阿珩说道:“我和少昊在新婚之时定过盟约,有朝一日,他会给我一次自由选择的机会。我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只要高辛不追究你我之事,我父王也不能说什么。”

    赤宸不以为然,“因为怕高辛,所以宁愿和我分开,和少昊在一起?”

    “不是的。不仅仅是高辛,而是少昊和朝云峰休戚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少昊垮掉了,母亲和大哥只怕……到时候四哥也……母亲和四哥待我如何,你都看在眼里,我不想因为自己伤害到母亲和四哥,给我点时间,好吗?”

    赤宸弄明白阿珩为什么不肯离开少昊后,反倒释然了,笑着把阿珩揽到面前,“好!”他亲了亲阿珩眼角的泪,嬉皮笑脸地逗阿珩,“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用害怕,我永远在你身后,谁若欺负了你,你叫一声‘赤宸’,我就立即冲上去,咬死他!”

    阿珩破涕而笑,“你到底是神农国的将军,还是条野狼?”

    赤宸笑眨眨眼,自吹自擂地说:“就算是狼,也不是普通的狼,是对阿珩忠心耿耿、勇敢无畏、机智聪明、神功盖世、英俊无敌、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狼。”

    阿珩哈哈大笑,忧愁尽去。赤宸温柔地看着她,对男人而言,不管他是平凡还是伟大,看到自己能令心爱的女人开怀大笑,那一刻的幸福会强烈到令他为自己骄傲。功名利禄算什么呢?能让一个人真正地欢笑才是天下至难之事!

    阿珩用力抱住了赤宸,天色在渐渐黑沉,可她的心里有一个太阳,明亮温暖。